七月十四日,裴夕柠早早地在宿舍睁眼,翻出箱子里自己最喜欢的连衣裙,对着镜子照了半天。一番动静惊醒了她那娇贵的室友,阴阳怪气地在被窝里“哼”了一声,还骂了一句狐狸精。

    财团大小姐崔宥星如今和她不仅不合,还开始公然呛她了。虽然裴夕柠特殊一点,属于公开练习生,但平日还是跟着出道预备队练习的,这时候就少不了崔宥星和她小跟班的刁难。横竖她们只是过过嘴瘾,裴夕柠权当没听见。她确实是练习生里幸运的那位,如果不是当初伯贤前辈误打误撞提拔了她,说不定那个月末就是崔宥星升入出道预备队,尔后的所有待遇也都会是她的。眼红和嫉妒,是练习生里最常见的事情罢了。

    裴夕柠是很烦崔宥星,但偏偏两人一个宿舍,她又比自己大,在韩国这种脑残长幼制度下,撕破脸皮对她来说太不划算。她像往常一样把对方当做空气,继续穿戴打扮了一番,“哐”地摔上门出去了。

    今天是她生日,她干嘛费心思大早上跟无足轻重的人怄气。她是要去见她的思成哥哥的!

    董思成食言了,他在她生日当天早上才落地仁川机场。他原本也想早些来的,奈何家人那边太顽固,或许态度是在他艺考成绩公布之后改变的,说什么也不同意他来韩国了。董思成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才勉强说服了他们,当晚就定了凌晨的机票,在破晓之前拖着箱子很酷地离开。

    谁能想到素来优雅从容的温州少爷,一下飞机就狂点手机,朝取行李的地方飞奔,信号格蹦出来的一瞬间就拨通了裴夕柠的电话,气息有些不稳:“喂?”

    “哦!你下飞机了吗?我刚上出租车哈哈哈哈!”少女清甜的声音宛如一壶果茶,董思成本来是疲累的,这时候又慢慢清醒了。他“嗯”了一声,裴夕柠又问:“你怎么在喘啊?”

    “因为提行李太累了。”董思成犹豫了一秒,顺口说了谎话。他步伐慢下来,心脏却还剧烈地跳动着。旭日东升,仁川机场的落地窗反射了粼粼的光,映在他眼里。他好像在漫无目的地奔跑,可一想到旅途尽头会与她相遇,他就满心欢喜。

    他父母说,思成是个听话的孩子,既然这样坚定地选择一件事,可能真的有自己的考量吧。董思成知道他滥用了一次近十、八年来在父母面前累积的信任,他闪闪发光的梦想确实在韩国,但是他也只是单纯地想,承诺过要在裴夕柠生日之前回去的。他只是单纯地,想她了。

    他行李过了很久很久才从传送带里出来,董思成在这段时间里重归平静。他昨晚走的太急,刚刚联系了在s司负责他的tutor,表明这个假期会继续回来练习,开学可以拟定正式合同。

    拖着行李,将手机揣近衣兜,他几乎一瞬间就看到了人群里的裴夕柠。董思成有一刻的怔忡,她长开了,也漂亮了,皮肤白皙、袅袅婷婷,梳了乖巧甜美的亚麻辫,笑意盈盈地对他招手。

    董思成走过去,措辞了半天,第一句是:“你今天没有练习吗?”

    裴夕柠翻了个白眼:“我请了半天假,为了你啊为了你!”

    练习生每个月也有可以请假的次数的,她几乎从来不用,所以偶尔请假导师都批的很痛快。不过需要上报请假原因,她直接说去接董思成顺便过半天生日。导师认识董思成,这个理由也合理,她一年365天基本都泡在□□town,去小小庆祝一下生日不至于被拒。

    董思成每次来韩国都租房子,两人打车去宿舍放了行李。他一路奔波,这时候累了,他坐在床沿,很努力地瞪着眼睛,裴夕柠看得出来。她拍了拍他的头:“你要不要睡觉?”

    “不睡。”他摇头,像游过泳后上岸的小狗:“一年就一次生日。”

    “你去年生日我也不在。”她笑嘻嘻的:“反正就吃个蛋糕许愿嘛,可以把蛋糕定到这里。”

    最后还是出去逛街了,董思成给她买了一条项链,海豚形状的,中间嵌着天蓝色的水晶。裴夕柠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兴趣,但是还是宝贝地戴着它对着镜子端详了良久。项链价格不低,她知道,也提醒过董思成。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一席话让她无从拒绝:“去年的时候还和你不熟,今年买个贵的,当做是补偿了。”

    裴夕柠感动之余还有些欲哭无泪,这少爷今年过生日的时候她该怎么办啊,她就是一穷苦未成年练习生。

    预定的蛋糕在十一点出炉,裴夕柠在十点半左右带着他出了商场。天朗气清,阳光明媚而不刺眼,是独有的夏日味道。她去看身边的董思成,他微微低着头,眉眼细腻温柔,精致如画。裴夕柠越看越欢喜,挽起他的胳膊蹦蹦跳跳地走着,董思成有些别扭:“你注意点,都是公开练习生了,被别人拍到怎么办。”

    “哥你太搞笑了,谁拍我啊。”她嘲笑了董思成一番,又说:“你赶紧签合同知道了吗!你也快点变成公开练习生,这样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

    “光明正大的什么啊?”董思成隐隐地觉得这段对话有点什么问题。

    “我们把蛋糕拿回公司吃吧。本来只想跟你一个人吃来着,但是蛋糕钱是悠太哥出的,虽然他身材管理,但是不分他一口好像有点过意不去。”裴夕柠跳过刚刚的话题,推开蛋糕店的门,蜂蜜和奶油混合的香气扑面而来。她拉着董思成径直走向收银台,将收据单递给服务员:“您好,十一点来取的蛋糕。”

    “好的,请您稍等。”

    等待期间,裴夕柠在和董思成说些有的没的,主要是这五个月两人的近况。董思成问她:“你有没有交到女性好友?”

    这是裴夕柠以前每天必念叨的事,后来好像顺其自然了,要求已经从“女生闺蜜”降到了“同年亲故”,当然后者也尚未实现。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貌似真有个符合条件的:“虽然不是亲故但有关系稍~微亲近一点的女生了,是个中英混血,98年的女生,上语言课认识的。”

    裴夕柠撒了谎,其实两人不是语言课认识的,而是某次崔宥星在练习室用年龄压制,指使她做这做那,好一番冷嘲热讽,是那个叫姜北穗的姐姐出来帮她打圆场。因为听过对方讲中文,裴夕柠很感激地道谢,随后自然而然地交换了联系方式。姜北穗好像和李东赫关系不错,见面会开玩笑,这不稀奇,毕竟李东赫无处不在。但是她和金道英也很亲近,就是让裴夕柠八卦的地方了,道英哥可不是爱和女孩子打交道的人唷。

    当然,这部分不敢说出来,要是让董思成知道他要唠叨死。她没有被欺凌,至少对她来说,这种程度的排挤其实在练习生里再常见不过。谁让她,又好看又优秀呢?

    这家是首尔店面很大的蛋糕店之一,又位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就算在工作日也人满为患。她随意地扫视了一圈,倏地不讲话了。

    等一下,那几个贴在蛋糕橱窗上的人怎么这么眼熟?

    “马克哥,买多大的啊?”李东赫已经馋了:“就那个最大的巧克力的吧。”

    李马克看了一眼就否决:“是你想吃还是给她买?”

    “我觉得那个水果的不错。”忙内朴志晟一开口,哥哥们的目光齐齐聚集。罗渽民赞同:“那个尺寸也合适,又不会很腻。”

    裴夕柠远远的其实不确定他们在做什么,但是今天也只有她过生日,加上这几个孩子平时也不会主动来蛋糕店这种地方,稍微自作多情一点,大约能猜到。她抱着臂看了一会儿,董思成眯着眼朝那个方向打量,一行人他都有些眼熟,但只认识其中一个:“马克?”

    “嗯,好像在给我挑蛋糕,我得赶紧制止他们。”裴夕柠拉着董思成过去,一巴掌拍在李帝努背上:“哥,你们……?”

    五双眼睛惊恐万分地看过来,视线先短暂地落在她身上,然后是立在后面的董思成。面面相觑之际,还是李东赫反应最快:“啊,公司要补拍一个泰容哥的生日vlog,让我们来选蛋糕。”

    不愧是李东赫,真是有点本事,编的有模有样的。她含笑看向李马克,他忽然和她对视,慌张地点头:“啊,对,泰容哥生日虽然已经过了,但是……”说到一半卡壳,他懊恼地挠了挠头。

    “别演了,马克哥你撒谎我再看不出来可得了。我来告诉你们一声,我已经买好蛋糕了,是来取的。”她扬了扬收据:“谢谢你们啦,回去一起吃蛋糕吧。”

    寂静几秒,朴志晟难掩失望之情:“买好了?还想给姐姐惊喜的。”

    裴夕柠见不得她的星星失落,心软的一塌糊涂,连忙过去搂住他:“遇见你们就很惊喜啊,姐姐知道志晟想给我好好过生日,志晟最好了。”

    朴志晟在裴夕柠视觉盲区对其他哥哥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很满意地欣赏着他们快酸出泡的表情。主意是渽民哥提的,经费是一起凑的,都是亲近的哥哥又怎么样,他朴志晟是裴夕柠唯一的弟弟!而她又是个无可救药的弟控!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NCT]今天也在努力求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半个酒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章 蛋糕大作战-今天也在努力求生[西幻]格格党,[NCT]今天也在努力求生,十月阅读并收藏[NCT]今天也在努力求生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