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readx();</script>    王丽揉了揉眼睛,昨天晚上她照例跟子敬通了大半个小时的电话之后,又熬夜到凌晨,帮三姐给那份草案找漏洞,做补充,今天又起的早了点,没有休息好,现在人就有点想瞌睡了。.xshuotxt

    她照了照镜子,看到镜子里头的人,脸上那两个黑呼呼的眼袋,无奈的又用冷水冷敷了下,希望能够减轻一点痕迹。

    回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熬夜过,倒是让她忘了,她还有这个一熬夜就有黑眼袋的毛病了。

    “阿丽,开饭了。”

    楼下罗琴喊人的声音传来,王丽连忙回了句:“妈,我马上就好!”

    她赶紧把毛巾投了投,搭到架子上,又收拾好卫生间,最后又看了眼镜子,看到那还是明晃晃的黑眼圈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快步下楼去了。

    “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的黑眼圈啊!”

    最先看到她这样的罗琴很是吃惊,儿媳妇昨天晚上干嘛了?怎么像熬夜熬了一晚上啊?

    王丽可不好跟婆婆说这是为了三姐的事熬夜弄的,她笑着说:“妈,我回家看见你们太兴奋了,加上今天又要开学,一时睡不着,结果,今天就这样了。”

    罗琴眼睛都笑眯了,儿媳妇愿意这么说就这么说吧,不过,这个黑眼袋确实有点深啊。

    她叮嘱王丽:“那我给你煮个鸡蛋去,滚滚的鸡蛋,在上面多敷敷就好了。”说着就喊丁嫂子赶紧煮两个鸡蛋来。

    她速度太快了,王丽想阻拦都迟了。

    “妈,真不用了,过一上午就都消了。煮鸡蛋敷太浪费了。”

    罗琴不同意:“敷完了鸡蛋不是还能吃吗?那里就浪费了啊。行了行了,你赶紧吃早饭去,吃完了,鸡蛋也煮好了。早上不是要上学去吗?新学期第一天,可别迟到了。”

    王丽见丁嫂子已经再煮了,只好坐下来给阿福阿寿喂饭。

    双胞胎就要满十个月了,过年的时候她不在。正好给他们戒了奶。现在,小兄弟两个一人坐在一张婴儿椅上,胸前围着围兜。昂着头等着人喂饭。

    看到乐乐和公公不在,王丽一边坐在阿福的身边,一边问婆婆:“妈,爸又带着乐乐出去锻炼了?”

    罗琴坐在阿寿的身边。端起鸡蛋肉末羹,用小勺子挖出一口的份。仔细的吹凉了,慢慢的喂给盯着勺子,急切的张着嘴吧“啊啊啊”叫唤的宝贝孙子,边不在意的回答说:“是啊。你爸他从十五过后,就天天带着乐乐出去晨练,也不看看乐乐才多大!谁家刚满两岁的孩子不都还在随他玩啊。就这个死老头子,非要说乐乐聪明。身子骨好,要从小就好好训练。”

    她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可那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炫耀啊!

    王丽听了罗琴的话,脸都黑了,乐乐可是她肚子里头掉下来的肉啊,这么小就这么严格的训练他,怎么都没问过她这个当妈的意见啊。

    乐乐才刚刚两岁零两个月啊!

    说句不好听的,孩子的囟门才刚刚闭合没多久呢,身上的小骨头哪哪都还是软的,怎么就能接受什么严格的训练了!万一有个跌了装了的,可怎么好?

    她心里不舒服,手上的动作就慢了点,小勺子里的鸡蛋肉末羹半天没能喂到阿福的嘴里,可把阿福给急坏了!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胆大,眼看着弟弟已经吃到了美味的鸡蛋羹,他急切的伸手就往小勺子去抓,小手还非常的准,一抓就抓住了小勺子,拉着勺子就往自己嘴里塞!

    他这动作可把王丽魂都吓没了,赶紧收拾了四散的思维,手上稍微用了点力,一边哄着阿福放手,一边想把小勺子抢夺回来。

    可惜阿福半点都不听她的劝,坚持要吃到他抢来的鸡蛋羹,小手一直使力,要把小勺子往嘴里塞!

    王丽哪里舍得真的用力,于是,就真的让阿福把那一小勺子的鸡蛋羹给吃到了嘴里了,虽然中间有一大半都撒到了桌子上头了!

    “哦哦哦”阿寿看到哥哥的动作,也挥舞着小手,嘴里头喊着些不明意义的话,然后也跟着哥哥学,朝面前的小勺子伸手抓过去。

    罗琴本来在旁边看着这母子两个争抢,笑得差点也拿不稳勺子了,等看到阿寿也开始想抓小勺子了,赶紧把小勺子小碗挪开,防止阿寿抓到。

    她一边继续喂阿寿,一边笑着对王丽说:“阿丽啊,阿福和阿寿一过完年,就特别的能吃,吃饭的时候还得伺候好了,一个不注意,他们自己就想去拿筷子拿碗,拿到了,不管什么都往嘴里塞,喂饭的时候,咱们可得多小心点啊。”

    王丽一边仔细的给阿福擦下巴,一边听罗琴的话,忍不住就开口:“哎呀,他们跟乐乐小时后不太一样啊,乐乐那时候多乖啊,喂饭的时候,喂多少吃多少,一时慢了,也是乖乖的坐着等,可没像这两个小东西,自己抢啊。”

    罗琴得意的不得了:“那不是阿福和阿寿从小是两个一起长大的吗?吃什么喝什么都有兄弟在一起比着,肯定是跟乐乐不一样的。”

    王丽点点头,这就是一个人慢慢吃,两个人抢着吃的幼童版了。

    经过了阿福这么一闹,王丽的心情好了一些。

    她后来想想,这两年多来,说是她生孩子带孩子,可是,事实上,她为了考试,为了上学,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公婆在带的。

    虽然她也已经在时间的分配上面尽力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待孩子上面,她并没有公婆那样尽心。

    现在公公想要提前给乐乐做训练,想必他已经把各个方面的情况都考虑清楚了,她之前实在是有些过于冲动了。

    也幸亏她刚才没有一时急切之下说点什么过分的话,要不然,可真是伤了两位老人的一片真心了。

    千幸万苦给两个小祖宗喂饱了。王丽都出了一身汗了。

    罗琴笑眯眯的一边给阿寿擦嘴巴,一边打趣王丽说:“现在知道了吧,这两个可比乐乐淘气多了,你都不知道,元宵节的时候,你丁嫂子煮了一锅元宵,那是糯米粉做的。不好消化。就没给这两个小的盛,结果,一个不注意。你爸面前的半碗元宵,就差点让阿福给抓到了!”

    王丽给阿福擦干净了小手,惊讶的问;“啊!阿福这个坏小子,连爸的元宵都敢抢了?”

    “可不是吗!看见吃的就伸手要啊!这胃口可好的很!”罗琴笑得脸上的皱纹都起来了。一提起她的这几个孙子,她那话就没完没了。简直是说个十天十夜也说不完。

    王丽在一旁认真的听着,一点都不觉得厌烦,因为,这些都是她欠了孩子们的。也是她欠公婆的。

    不是所有人家的婆婆都这么对待儿媳像对待女儿一样的,这样的好日子,她得好好的珍惜。

    她听的认真。也就没有看到罗琴在说话的中间,不时扫过她的眼神。更加不知道,等她走后,罗琴对仲父说的话:“阿丽这孩子,真的挺好的,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怕她嫌我们把孩子带的跟她不亲,可现在看来,她是真的不在意这些的。”

    仲父“哼”了一声说:“早就说你小心眼了,小王这孩子是个老实孩子,没那么多歪心眼的,跟老胡家里那个搅家精一点都不一样!”

    罗琴陪着笑说:“那是那是,咱们家子敬眼光好,娶的老婆当然也好,老徐家里那个老小不中用,讨的老婆也是成天作!哎,我看老徐这两个月都老了几十岁了!”

    她也是看到老徐和老胡两口子这么大年纪了,讨个小儿媳妇,还成天的作,老徐连关心关心儿子,都要被儿媳妇指桑骂槐,搞得她也担心婆媳关系啊,何况,她跟老徐还不一样,她虽然没有管子敬的事,她家三个孙子可都是她在带,孙子们都挺亲她的啊!这不,今天她才特意的试了试王丽。

    要是儿媳妇很介意三个孙子的话,为了家庭的和睦,老两口说不得,就得让点步了。

    至于结果么,老夫妻两个都挺满意的。

    王丽并不知道,在她不知觉间,她就通过了公婆的一道考验了,这个时候,她正坐在课堂上面认真听讲呢。

    刚开学,大家还没从过年合家团圆的气氛中回味过来,难免在课堂上有点分心,上面老师在讲课,下面有些人就坐不住,开始有点小动作了。

    “哎,哎”钱小芬捅了捅王丽的手臂,小声说:“你知不知道操美玲的事啊。”

    王丽头都不带晃一下,也小声的说:“上课呢!有什么事下课说啊!”

    钱小芬静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继续捅王丽的胳膊,她肚子里头憋了好多话啊!身边就王丽一个人,当然要找她说话了。

    王丽被她捅的没法认真听课了,再加上这节课也能自己补回来,干脆就放弃了认真听课的打算,专心的陪钱小芬说话。

    “我昨天报名就回去了,今天踩着点来的,能听到什么消息啊。”

    钱小芬偷偷看了眼上面的老师,歪过身体,斜着头,压低了嗓子说:“就是操美玲这次离婚的事啊!”

    王丽虽然有点惊讶,但是她本来就不怎么看好操美玲的婚姻,有那样的丈夫,离婚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她还是很给面子的问了句:“她为什么要离婚啊?不是死活都不肯离婚的吗?现在离掉了吗?离婚后,琴子跟谁啊?还有,操美玲她现在人还好吗?”

    钱小芬龇了龇牙,遗憾的说:“听说是她丈夫闹着要离婚的,操美玲不同意,两个人连过年都在闹,一直闹到了现在也没能离成。哎,操美玲怎么就那么傻呢,那种男人,都在外头偷人了,她还留着干什么啊!可怜琴子那么乖的孩子,摊上这么对父母,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王丽不做声,她其实并不想再理会操美玲的事情,等她还完了钱,她们就没什么干系了。

    不过,操美玲可不是那种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的人啊,她差点离婚的事情怎么搞得大家都知道了?

    听到王丽的疑问,钱小芬直叹气:“这些都是卢霞透露出来的,你也知道,去年放假前,她们两个就闹的不开心,现在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开学,她就把这些都告诉我们了,告诉我们不算,昨天晚上她还跟隔壁宿舍的沈香芹说起这事了,偏偏说一半就让操美玲听到了,结果两个人差点就打起来了,被我们给拦住之后,还是闹了一晚上才歇下来,今天早上起来,她们就谁也不理谁了,你等会下课了,看见她们两个了,说话要小心点啊。”

    王丽感激的点点头,小声说:“我知道了。”

    下了课,认真往教室里一看,果然,操美玲和卢霞两个,一个坐左边顶头,一个坐右边顶头,离的远远的。

    王丽先跟近一点的操美玲打招呼,完了,关心的问起琴子的事情:“……我昨天报了名就回去了,还没问问你,琴子现在怎么样了,腿已经都好了吧?家里都还好吧?”

    操美玲一个寒假过完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上更是半点血色都没有,眼睛底下眼袋深深,看起来就憔悴的不行。

    她低声谢过了王丽的关心:“……琴子现在挺好的,多亏了你肯借我钱,我才有钱请我嫂子给她隔几天炖点骨头汤喝,她现在已经能慢慢的走路了,医生也说,再过一段时间就一点事都没有了。”

    王丽摇摇头说:“没什么,我只有那么多钱,你不介意就好,孩子她能好就好了。”她对操美玲是真的失望得很,心下更是打定了主意,以后,对着操美玲,好人还是少做点吧。

    换了是个有良心的,对着她这么个真心帮她的人,就算是嘴巴拙,感谢的话说不出来,至少,态度上要表达出来啊。可是她就这么不痛不痒的说几句话,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啊。

    这人啊,真是不到紧要关头,看不出人的品质啊,以前没这些事的时候,这操美玲,除了人小气了点,不爱管事了点,也没什么大毛病啊。(未完待续)

    ps:感谢猫咪女儿、宝贝猫咪2012、煊煊妈、凤天舞剑之珍缡、lyy007、小小寒月、wangjun1016、納兰容若、、1245356q、小魔女0106、10a、135355187461、意中秋的月票!感谢a、yh6764900、张文焱的打赏!谢谢你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藕圆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章-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十月阅读并收藏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