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

    王爱国很惊讶。

    王丽意识到自己太急切了,这种私事不该问的,尤其不该问爱国。

    她叹了口气说:“最近我遇到不少人关心我的未来发展,偏偏最近你姐夫出任务,我没个人商量,自己想来想去没个定论的,刚才说错话了,你别放心里。”

    王爱国面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他确实跟顾念关系不错,但是,这个不错,还不到互相倾诉未来的地步,何况,就算是顾念跟他说了,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前,他也不能随便跟人说,即使是二姐也不行。

    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划,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可是真要是搞得人人都知道了,那本来选好的路还怎么走?

    心有恶念的人在前头随便设置点障碍,就能让好好的路没法走。

    不过,还有三年才毕业呢,怎么二姐这边就有这么多人关心这个了?还是说,其实,本来就该早早的做考虑?

    这个时候,王爱国不可避免的和王丽起了相同的念头:不同层次的人,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深度,是不是真的相差那么远?

    王丽叉了块西瓜吃,冰凉的西瓜吃进了嘴里,让她的脑子冷静了些。

    她对王爱国说:“你忘了我刚说的傻话吧。”又点了点脑子说:“我最近事情多,心情烦躁,说话没经过脑子,你别介意。”

    王爱国把刚才的事撇到一边,关心的问:“你这里什么事情惹你烦了?我能帮上忙吗?”言毕。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王丽,怎么看,怎么觉得她好像瘦了些。

    王丽点点头说:“是有事要你帮忙。”

    她想要赚钱。偏偏自己好像又不是那块料子,现在爱国自己上门来了,她当然要抓住他一起想辙。

    把自己的打算和之前做的一切都说了一遍,王丽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种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的滋味真不好受,现在有个人一起商量要好多了。

    “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去找人呢!真要挣钱,你也该等我回来了,再一起想办法啊!”王爱国听到二姐说她去各个厂里找人卖配方。着急的话脱口而出。

    二姐长的这么漂亮,一个人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真遇上什么人起了歹心。她一个女人,可怎么办?

    王丽讪讪的不敢说话了。

    这事确实是她不对,现在想想都后怕不已,反正。以后她是打死也不敢再这么干了。

    看到王丽那副表情。王爱国那口气又憋回去了,想训的话更是训不出口了。

    他知道,姐夫的钱都给二姐拿着呢,可现在二姐想挣钱,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家里的两个妹妹!

    可是,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子,妹妹们的未来是他的责任才对,如果不是他没用。已经出嫁了,生活无忧的二姐。何至于要独自一个人跑出去找挣钱的路子呢?

    他心里难受,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自己的责任就该自己担起来才对,让自己的姐妹们替自己担责任算怎么回事呢。

    皱紧了眉毛,想了半天,他才开口说:“二姐,阿芳和阿霞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爹妈乱来的,这次回去,爹妈都能听得进我的话的,我跟他们说过,不能让阿芳和阿霞退学,至少,这个学年,他们还是能上完的。”

    至于之后么,只要他们有钱,就能让两个妹妹继续上学。

    所以,还是要挣钱。

    他想来想去,其实,二姐的思路是对的,只是,做法上有点糙。

    做这种事,得先打听清楚了周边的食品厂领导人的性子才行,否则就是白白浪费时间,这个打听的事情,当然得他来做了。

    “二姐,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你以后可别再一个人跑出去了。”说到底,王爱国还是怕二姐一个人跑到陌生的地方会出事。

    王丽连连点头,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再这么干呢。

    “其实,要是咱们能找到个可以信任的人,出钱出秘方,请人来做会更好一点。”

    王爱国叹了口气,做食品,最重要的就是味道好,用二姐的配方做出来的那些吃食,可是经过了很多人的认可的,再加上东西干净,价格便宜,有销售门路的话,先建个小厂子,半年内回本赚钱是很容易的,之后可以再慢慢扩大经营。

    偏偏他们姐弟两个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做这件事,不然的话,自己做会更好。

    王丽眼睛一亮,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茬啊!其实,她可以出钱出方子,找人合伙做啊!真是的,她脑子真的太木了,白多过一辈子了!

    “爱国,你说的太对了!咱们可以找人自己建厂子!”王丽脸蛋都兴奋的发光了:“不用去求别人买方子了,而且,也卖不上价格。”

    王爱国不出声了。

    毕竟是二姐琢磨出来的方子,她要怎么处理是她的自由。

    至于人选问题,有姐夫在旁边,还怕有人敢糊弄二姐?

    开学了,宿舍里的人都回来了,包括操美玲。

    王丽这次开学,报名的最后一天去的学校,报名后,她直接去了宿舍。

    宿舍门是开的,不过,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王丽惊疑的扫视了一圈。

    大家都在啊,怎么没人说话了?

    左边,何平和卢霞坐在下铺何平的床上,钱小芬则是坐在她光秃秃的床板上,右边,刘少芳和操美玲坐在一起。五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在听见王丽敲门的声音时,全部把视线转向了她。

    操美玲离开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整个人却憔悴枯槁的不行。乍一眼看的王丽吓了一大跳!

    “操美玲,你回来上课了啊!”王丽怕问的话不对,只能先问这一句。

    “我当然要回来了。”操美玲看她的眼神里满是幽怨。有气没力的回这么了句,然后又转过头去,眼睛对着何平的床铺,可是那眼神散的很,也不知道看什么去了。

    王丽被她那眼神吓住了,她眼睛看向钱小芬,使劲朝她使眼色。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钱小芬咳嗽了一声,对着王丽问:“你报名报过了吗?要不我陪你去?”边说,人边站起来往门口走。

    王丽连忙说:“还没呢。我想先来看看大家回来了没,正好,你陪我一起去吧,各位。我先去报名了啊。”

    卢霞深恨钱小芬狡猾。只好僵着脸说:“那你们赶紧去吧,再迟一点就要下班了。”

    何平和刘少芳也点头催她们快去办事。

    至于操美玲,她眼珠子幽幽的看了王丽又看钱小芬,那眼神,不知道怎么的,让王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钱小芬连忙拉着王丽就往外走,走出了宿舍好一段路了,才抖了抖身体。开口说:“天啊,刚才在宿舍里差点没憋死我!”

    王丽疑惑的问:“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家都不说话。还有,操美玲怎么了?”

    钱小芬惊疑的说:“就是操美玲啊,她回了宿舍,就那副阴阳怪气的样子,谁跟她说话,都冲的很,问她现在好点了吗?她回一句死不了,问她家里怎么样了,她就说他们夫妻管别人什么事,反正谁说什么都是错,搞得大家都不高兴,卢霞想跟她吵,可是看她那骷髅样子,又没意思了。”

    王丽现在还觉得刚才操美玲那一眼怪的很,怎么才这么点时间,她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算了,别管她了,咱们关心她,才会问她,她倒好,阴阳怪气的,招人厌呢!走,你报名报过了没?没的话我陪你去,报过了的话,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呆着去。”

    于是俩个人跑到了湖心亭里去了。

    八月底,天气还热得很,走在路上,没一会儿,就热的汗直流,好在进了亭子,有湖面上吹来的风吹过,带着点水汽,倒是挺舒服的。

    钱小芬刚才憋坏了,拉着王丽吧啦个不停,从放假的时候,去乡下帮以前下乡的老乡们双抢,暑假的时候在家里糊火柴盒挣钱,一直说到回来的路上跟隔壁学校的老乡吵架,说的是眉飞色舞的,王丽都插不进嘴去。

    “要不是一开始咱们拉她们一起干,她们知道什么是妇女儿童保护啊!现在她们沾了光了,反过头来说咱们不仗义,不带她们玩了,呸!怎么不说她们自己打算撇下咱们重起炉灶呢!我当时就骂的她们狗血淋头!什么玩意啊,以后再不跟她们玩了!”

    钱小芬提起那些个不是东西的家伙就来气,在宿舍里就想跟大家说了,偏偏当时气氛糟糕,没来得及说,现在跟王丽在一起,可算是找到了发泄的口子了!

    王丽刚开始听的还挺高兴的,不是还附和两句,等听到了后来,就不对劲了,尤其是当钱小芬说起她那些老乡的时候,心头一颤,警醒过来哪里不对劲了!

    她怎么忘了妇女儿童保护法的事情了?

    “现在很多人都在说这事吗?操美玲也知道了?”

    她打断钱小芬的话,急切的问,如果大家现在都在谈论这件事,那么操美玲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无论怎么说,会有倡议妇女儿童保护法这件事,都是因为大家看到了操美玲的遭遇,才会起了这个念头的。

    真较真起来,那就是,用操美玲的不幸,给她们剩下的五个人谋了利益了,那样的话,操美玲要是也知道了这件事,那她之前在宿舍里的表现也能解释得通了。

    钱小芬本来被王丽打断了兴头还不太高兴,可是,听了王丽的话,再一深想,脸色也不太好看了。

    她讪讪的说:“我们又不是故意撇下她的,那不是她刚好请假回去修养了吗?”

    王丽脸色也不好看,这种事,站在她们五个人的角度,当然是这样没错,可是,换成了操美玲……

    想让她不多想都不行!

    此刻深恨当时考虑的不周到,独独把个操美玲给忘到脑后了!

    钱小芬迟疑道:“这事,跟操美玲说清楚了,就没事了吧。”她越说声音越小,自己也知道,这话有多假。

    换了是她,被人拿自己的悲惨遭遇发挥后得了好处,还不给自己分润,早气炸了肚皮了!还能像操美玲这样,只是在宿舍里说话堵人?

    两个人愁眉苦脸的对坐发愁,想琢磨点补救的法子,愣是没找到。

    眼看时间晚了,王丽急着回去:“我晚上跟家里说回去吃的,先走了啊,操美玲的事情,你先跟大家说说,看是个什么意见吧。”

    钱小芬苦着脸,恨不得家也在本市,这个时候也能先回家避一避,实在是一想到要面对操美玲,就有点莫名的心虚啊。

    这也是她们两个人心地不坏,真要换了个老油子,或者自私一点的,谁会这样想啊!

    反正这件事发生的本来就突然,后来又出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们也不是故意的,谁让操美玲病的不是时候的!要怪,就怪她自己命不好得了!

    且说王丽暂时躲避回了家,钱小芬一个人磨磨蹭蹭的回了宿舍。

    宿舍里头只有何平和操美玲在。

    何平正坐立不安,实在是操美玲现在太可怕了。

    她现在的整个人瘦的可怕,脸上尤其吓人,原本就大的双眼,现在看上去,眼窝深陷不说,眼神还总是怪怪的,看的人背心发凉。

    虽然不知道那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操美玲瘦成这个样子,肯定是在家里吃了大苦头的,现在她言行过分了一点,作为同学,她能体谅,可这体谅也该有个度啊!

    一看到钱小芬回来了,她立刻松了口气,有人分担这种压力实在是太好了!

    刚才她笨,卢霞和刘少芳找借口出去,她没反应过来,刚想出去,就被操美玲一句“你们这都是嫌弃我吗?”给堵回来了,结果在这里受煎熬。

    再这么下去,她也熬不住,要跑出去了!

    钱小芬见了操美玲,心里忍不住就冒出了之前的那个念头:拿了她的悲惨往事给自己谋了好处,最后还忘了正主。

    不由自主的,她气焰就低了下去,讪讪的问了句:“怎么就你们在宿舍啊,少芳姐和卢霞呢?”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夕知、yh6764900的月票!感谢yh6764900赠送的平安符!谢谢你们的支持!

    ...

    ...

章节目录

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藕圆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六长-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十月阅读并收藏重生之农女的幸福人生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