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这个镜像空间就是一个鸡肋?

    自己在里面偷了东西,还是无法瞒过外人的眼光,若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就是鸡肋了。

    不过聂喆翻来覆去想了想,觉得事情其实还没有那么糟糕。

    先,镜像空间这种时间静止的模式,就能够给他太大的便利——因为这样的话,自己的时间似乎可以无穷无尽了?眼看着就高三了,本来还嫌学习的时间太短,一天恨不得能有48个小时,恨不得连觉都不睡了腾出时间来好好看书。但是,这个镜像空间却能够给他提供相应的便利。

    在这里面可以睡觉,可以安心看书,用不着去考虑时间的问题啊!

    其次,也不是说所有东西就真的不能拿了。

    像饰这种东西,一是拿不了,二是拿了也是白拿。但是也有可以拿来用的东西嘛!

    就比如说那些零食,谁没事了会给零食照镜子啊!还有像市里面的猪肉啊、青菜啊之类的,都是当天卖当天就吃进肚子里面的,现实世界里面的x+一消失,那也就等同于毁尸灭迹了。

    再不济,自己还能从仓库里面偷点,只要别偷多,想必也不会被人现。

    做人要知足。

    聂喆仔细想了想,他应该知足了。

    这种镜像世界从未听人说起过,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拥有……而一个人拥有了一个世界,这代表了什么?!

    他可以尽情的在镜像世界当中高呼:我是世界之王!

    他本来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穷学生,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再说了,这镜像世界的好处就等于把一样东西变成了两样,大不了等他以后有钱了,做点生意,然后分两份倒卖出去,这也就等于赚了一倍啊!这年头随随便便就能捞到百分之一百利润的活计可真不多。再大不了,以后自己开个饭店,这样原料也能省下来不少啊。

    聂喆本身就是一个性情开朗的人,想到这里之后立刻就淡定了……虽然,多多少少还有些蛋疼,但是揉揉也就定了嘛!

    一觉睡醒,天色已经亮了。

    聂喆这次直接拿起了书,没有出门,而是钻进了镜像空间当中——现在正是上学的时候,路边摊上好吃的东西可是多着呢,他这会儿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拿什么就拿什么。这一路上连续吃了一笼小笼包两个茶叶蛋三根油条再加上两杯酸奶,撑的几乎都要往外冒了,但是心里却是一阵满足。

    镜像世界绝对是好东西,就看自己怎么利用了。

    老天昨天给自己一道雷,似乎也不是看自己不爽啊,白搭了一个世界给他,这小日子以后就可以过的无比幸福。

    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我有一个馒头,你没有,我就比你幸福。

    似乎从小到大早餐第一次吃的这般称心而且量足的聂喆就觉得自己此刻真的很幸福。

    幸福中的聂喆来到教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但是他却现今天教室的气氛似乎并不太正常,许多人都在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

    “怎么回事啊?有什么八卦,报来听听?”

    坐在他前面的岳光明回头说了一句:“据可靠消息,明天要模拟考试。”

    聂喆失笑,考试还算什么新闻啊?尤其是对高三学生们来说,基本上是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就算学校不考,自己都会买一堆海淀出品的模拟试卷自己做,这又算的了是什么大事了?而且,不少学生还巴不得来场考试,好好计算一下自己在年级里大概能排多少名,好看看自己在全年级排在什么位置,又能够在一年后的高考当中占据什么位置。

    看到聂喆脸上一副不痛不痒的模样,觉得自己受了打击的岳光明连忙道:“考试不算是什么新闻,但接下来的事肯定是新闻!”

    “哦?”聂喆果然被吊起了兴趣,“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老郑说,这次考试以后会根据成绩排名重新安排位置!而且,这位置是咱们自己挑选的。听说老郑已经把座位表画好了,到时候按名次自己挑。”

    咦?老郑开明了嘛!

    聂喆啧啧赞叹,老郑就是他们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快四十岁一中年妇女,当然老郑是学生们背后的叫法,这也不是不尊敬老师,只是老郑治班,就一个字,严!学生们被管的郁闷了,难免私下里在嘴上找找平衡。

    其实“老郑”这个外号挺平庸的了,就在聂喆他们隔壁的六班,因为六班班主任个头不高,脸上又有个像刀疤一样的印子,还被一群踢球的家伙背地里起名叫作“刀疤战士里贝里”(法国球星)。

    不过聂喆也没怎么多兴奋,现在高三都没课了,上课时老师最多也就是讲解一下试卷,位置方面早就无所谓了。不像以前,人们都说三、四、五排是最好的位置,家里有些条件的,都会给老师送礼,希望给自己家孩子安排这些“好位置”。因为一二两排虽然距离黑板近,可就因为太近了,天天桌子上都会落下一层白色的粉笔灰,要是遇到那种口若悬河而且口水特多的老师,指不定吃粉笔灰的时候还会被淋上一头的口水。

    所以以座位来看,三、四、五排既靠前能看清楚黑板,听的更清楚,又没有一二排的顾虑,而且距离适中,对眼睛也能起到保护。是以这三排可以说是教室的风水宝地,人人抢夺。

    现自己的话还是没有刺激到聂喆的兴奋点,岳光明觉得自己这八卦天王实在是太失败了,连忙压低声音道:“你就一点都不兴奋?”

    “这有什么兴奋的啊?”聂喆很奇怪:“都高三了谁还有心思换同桌啊?”

    “你笨啊!”岳光明一副“猪都比你聪明”的样子,道:“你就没想过,换个美女当同桌?”

    “嗯?”聂喆眼睛终于亮了起来。

    若干年后,许多人回忆到中学小学时代的时候都会想起当时的同桌——尤其是异性同桌,老狼的一《同桌的你》风靡大江南北,传唱十年有余,成为无数人心中永恒的记忆。若是排出“八零后印象最深的歌曲”,这《同桌的你》绝对可以挺入前十。

    那个或许可爱,或许骄横,或许安静,或许开朗的女孩儿,那个想通过种种手段引起自己注意,却每每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那个喜欢揪自己小辫子的,在自己铅笔盒当中偷偷放上一只小虫子吓自己一跳的男孩儿,还有,两人一起画的那道其实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三八线”……

    这些都是属于学生时代的美好记忆,当梧桐叶落,栀子花开,我们挥别了那花季雨季的时代,走向大学的象牙塔之后……正如那歌中所唱的: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只是,异性同桌的记忆,大都存在于小学和初中那段时光。正如之前所说的,那个时期的男女同桌,似乎很难达成什么太多的默契。双方经常在为对方拿了自己的橡皮,或者是有一点的手臂过了“三八线”而争吵不停。男孩子喜欢去拉女孩子的小辫子,女孩子对于男孩子故意的调皮捣蛋而看不顺眼——其实,那只是在那个懵懂的时期,双方都无法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感情,大多数调皮捣蛋的男生,其实只是在用他们的手段来吸引女孩子的注意而已。

    不过到了高中,老师在安排座位的时候似乎就刻意的开始回避男女生同桌的情况,这似乎与担心学生早恋有关。到了现在高三的时候,基本上全班都是男生与男生,女生与女生同桌,很难再见到男女混坐的情况了。

    所以岳光明的提议的确让聂喆心中一颤,忍不住就朝着第三排那个现在正空着的座位望去,可没想到,他这个下意识的眼神正好被岳光明现,立刻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也是一想吃天鹅肉的主!”

    “放屁!”聂喆老脸一红,第三排那个位置,毋庸置疑的,坐的是一个女孩,而且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她的名字也很好听,叫安宁。

    ………………

    有关更新的方面,请大家不要着急,新书更新是需要一定技巧的,本书存稿众多,等推荐到位冲榜的时候会加快度更新的。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最终镜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疯狂冰咆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章、要换座位了?-镜像疯狂sans,最终镜像,十月阅读并收藏最终镜像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