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有病人在动手术?炸弹一个小时之后爆炸?!”

    消息的传播是非常快的,很快楼下的人就都知道了这个事情——还有两颗炸弹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而现在正好有一个病人正在做心脏搭桥手术,警方眼下唯一的出路就是答应犯人的要挟。

    三千万啊!

    “你们看那几个人,好像就是正在动手术的那个病人的家属,哎,好可怜。”聂喆看到,警戒线内的楼下,有几个人正缠着警察说些什么,几个武警战士挡住了路不让他们进去,一个穿着还挺时尚的妇女更是哭的瘫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聂喆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推着自己,似乎想将自己拨开,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对不起请让一下好吗?我是病人的家属,我要进去。”,语调甚是焦急。

    聂喆回过头,张大了嘴巴:“安宁?!”

    看清楚了是聂喆,安宁也很是吃惊:“怎么是你?求求你帮帮我,带我进去,里面那个正在动手术的是我外公!”

    第一次看到这个一贯淡然恬静的女孩子脸上如此的焦急,眼眶都是红红的,聂喆好半晌嘴巴都没合拢:“你说什么?那是你外公?!”

    安宁焦急的道:“没时间解释了,你带我进去,怎么这么多人挤在这里,走都走不动!”

    “你跟我来!”

    聂喆终于反应了过来,知道这时候不是扯闲话的时间,立刻大叫道:“各位让一让,让一让!我是里面正在动手术的病人家属,麻烦大家让一让!”,说着,直接就用强壮的身体往里面挤去。聂喆从小就开始踢球,身体也算是强壮,这时候猛一力,立刻就把边上的人潮挤的东倒西歪。

    本来被人这样挤了,被挤的人肯定要火。可是一听说他是里面病人的家属,原本要骂出口的话立刻咽进了肚子里面。可问题是这里的人实在太多,整整把整个医院门口围堵的水泄不通,聂喆身体强壮但也仅仅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安宁跟在他身后,两人就好像是汪洋当中的两条小鱼一般,一不小心就会被冲散。

    眼看着两人就要被人潮截断,聂喆一咬牙,回头一把抓住了安宁的手,拉着她往前拼命的挤了过去,边挤边喊:“大家帮帮忙,让一让,麻烦大家让一让!”。这时候,他也完全没那个心思去感觉安宁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了。

    终于挤出了人群,可是负责警戒的警察却将两人拦住:“现在你们不能进去!”

    安宁连忙道:“警察叔叔,里面那个正在动手术的是我外公,我一定要进去!”,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安宁轻轻一挣,就将手从聂喆那里抽了出来。

    “你外公?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赵志航。前面是我爸爸妈妈,爸!我在这里!”

    那个原本围在住院部大楼门口的中年人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招手的看宁,皱着眉头走过来道:“安宁,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医院出了事情,就赶紧打车过来的。”安宁焦急的道:“外公怎么样了?”

    安宁的父亲叹了口气,拉着她道:“先进来说吧。”,那个负责看守的警察战士见到真的是病人家属,于是也没有阻拦,聂喆心安理得的跟着安宁往里面蹭,可被火眼金睛的警察战士拦住:“你不是病人家属吧?”

    “啊?我是刚才那女孩的同学!”

    警察道:“对不起,不是病人家属不得入内。小同学,里面很危险的,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可是……”聂喆看向安宁,她已经跟刚才那个哭泣的妇女抱成一团,根本没有回头看他。

    这时候,聂喆才想起刚才拉着她手的那一丝柔软的感觉,有些怅然若失的被警察推到了警戒线外面,很快的,随着人潮的拥挤,聂喆不知不觉的就被挤出了圈子,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又回到了人墙的最外面。

    里面那个正在动手术的病人,真的是安宁的外公啊?

    第一次见安宁如此的焦急,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儿眼圈红红的哭鼻子……突然的,聂喆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是因为这个女孩子的眼泪,她原本是那么的然,可就在这一瞬间,却跌落了凡尘。

    让她流泪的那个人,实在不可饶恕!

    聂喆狠狠攥紧了拳头,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楼上的院长办公室里,本市公安系统的几大脑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不安。

    那个勒索犯到现在都没有打电话过来,张院长这边已经下令财务快的腾出三千万的流动现金出来,银行那边也正在忙碌当中,监听小组,电子侦察小组也已经全面出动,准备对犯人所提供的账号进行监控。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五十,距离预告的爆炸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更为主要的是,手术室当中还亮着“手术中”的红灯,几名负责任的心内科医生都赶往了手术室,但是谁也没有把握能够在五点半之前结束手术。

    就在这个时候,王局长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总局的电话,王局长连忙接听:“什么事情?!”

    “局长!刚才有个匿名电话打进来说,其中一颗炸弹在医药房的墙角处,炸弹上面的定时系统所定的倒计时正好是到五点三十,而且炸弹上还安装有手机遥控装置,应该就是犯人所说的两颗炸弹的其中之一!”

    “什么?”王局长大喜道:“是谁打来的?他知道另外一颗炸弹的安装地点了吗?”

    “我们已经查询了报警的电话号码所在地,就是医院门口的一个电话亭。电话里面的声音虽然扮作沙哑,但听起来挺年轻的,应该是个青年男性。他没说是怎么现炸弹的,只是说了他的推测。既然炸弹上绑有手机遥控系统,那么很可能也有监听系统,这一点跟犯人的威胁是一样的。他说炸弹藏在医药房的最拐角处,被许多箱子挡住,搬动箱子的话很可能就会惊动犯人。他还说……”

    “还说什么?!”

    “呃,他说,医药房的那颗炸弹就先不要管了,他能够解决。”

    王局长气的鼻子都歪了:“什么叫他能够解决?!他能解决要我们这些当警察的干嘛?!他还说什么了?”

    “他还说,他还说要现场最高级别指挥人员的联系方式,我们不确定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没有把您的号码给他。他说十分钟之后会再打个电话过来,如果我们不相信的话,现在可以派人去医药房检查一下。但他说检查的声音一定要轻,千万不要惊动了犯人,最好在医药房的门口制造出一些噪音干扰犯人的窃听。”

    王局长呼出了一口气,听起来挺煞有介事的啊,于是他道:“好吧,我这就派人去执行。这样,待会儿那个人要是再打电话过来,你第一时间就将电话转接过来,我亲自跟他谈,明白吗?!”

    “是!”

    “等下,他有没有说第二颗炸弹的位置?”

    “没有!他说希望我们能够找出第二颗炸弹的所在位置,只要知道位置,他就有办法不惊动劫匪拆除炸弹!”

    “这怎么可能……”王局长挂上电话,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听警员的叙述似乎这个报警的人是没有恶意的,也许他真的能有什么方法,不过先还是去确认一下他说的第一颗炸弹的位置吧。

    王局长这就要下令,就在这时,摆在桌子上面一直没动静的那部院长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一愣,刑侦的徐队长立刻示意旁边的人打开监听模式,跟王局长等人戴上同步耳机之后,这才示意张院长接起电话。

    “张院长,是我。”听到这个声音,张院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冲着周围的人点点头,示意这的确是犯人的声音。

    “来了不少警察啊?”犯人在那头的声音很得意:“没关系,还有四十分钟的时间不到,炸弹就要爆炸了,我的钱准备好了吗?你要知道,转账也是需要几分钟的,如果你们动作慢了,那么炸弹爆炸之前我没来得及暂停它,那就不好意思了。”

    张院长不住的擦着额头上的汗,道:“你放心,我们已经在准备了,请你把炸弹先暂停了吧,我们一定把钱打过去!”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犯人戏谑的道:“没事,我相信时间来得及,如果来不及,那也是你们的失误。对了,麻烦跟旁边的警察同志们说一声,最好不要对着我给你们的那个账户上做什么手脚。你们要知道,炸弹的控制权还在我手里,当你们把钱打入我户头的时候我会暂停炸弹的计时。可如果你们要对那个账户采取什么追踪的行为,那我也可以随时引爆炸弹!”

    该死的!

    在座的所有警察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王局长终于忍耐不住,一把把电话抢了过来!

    ……………………

    冲榜求票,请兄弟们帮忙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最终镜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疯狂冰咆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五章、安宁到来-镜像疯狂其他版本,最终镜像,十月阅读并收藏最终镜像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