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没有什么可选择的,聂喆跟着这位美女坐上了那辆红色的宝马x6这样高档的好车坐进去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可聂喆如今无暇去感受这些,甚至连他脸上那隐隐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宝马一路朝着开区开去,聂喆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要带我去哪?」

    「去我家,你知道地方的。」

    「我?」聂喆一愣,赶紧道:「我怎么会知道!」

    美女淡淡一笑:「今天中午我从同仁堂里面出来,那个坐着出租车一路跟着我车的人难道不是你?」

    聂喆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你怎么知道?!」

    「你那点小伎俩在我面前没有意义。」美女看着前方:「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为了那棵人参?」

    「我……我只是好奇,你之前去同仁堂的时候我正好在,听到你要买四十万的人参。所以我就想看看能花这么多钱买人参的到底是什么人。」聂喆的话半真半假:「安宁今天下午含的参片就是那棵四十万的人参吗?」

    「是的,可是好像量稍微大了点。」

    「你跟安宁是什么关系?」

    「我老头子跟她爸爸是八拜之交,他爸爸救过我老头子的命,我也救过他的命,所以安宁要叫我一声姐姐。我与安宁父母两家的来往都很紧密。」美女熟练的吐了个烟圈,随手将烟屁股扔到窗外,右手还握着方向盘,但对聂喆伸出左手:“我叫时冉。”

    聂喆有些不知所措的跟她握了握,只感觉入手温软,她的手心很干燥,握起来很舒服,但若非亲眼所见,根本想不到这么修长柔软的一支玉手竟然有着那么大的力量!

    “我叫聂喆。”

    “我知道。”时冉淡笑着抽回了手,接下来一句话却让聂喆心惊肉跳:“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

    聂喆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这女人知道我有镜像世界的秘密了?

    可这时时冉又转回了头开车,道:「中午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你来了,是那天在同仁堂见到的小家伙,后来还坐着出租车跟踪我,不过还没想到你和安宁似乎关系不错,那小丫头很少对男生假以辞色的。我也没想到,今天来找你的时候正好看到张淮安家的二世祖来找你麻烦。不过,我倒是看到了想看的东西,你很不错,就是冲动了点。」

    「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是不能随便惹的,第一种,就是张书这样的在十七八岁的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或者用你们的话来说,叫做混混、**。」时冉看着前方缓缓道:「这个年纪的人容易冲动,尤其是张书这种没怎么吃过亏,家里又有点小钱自以为高高在上的。这个年龄的少年做起事来本来就少有顾忌,一言不和拔刀相向的事情时有生,而且他还没有成年,中国的法律没办法判他重刑,这让他们这群人做起事情来肆无忌惮,你也看到了,他是真敢拿刀捅人的。这种事情成年的混混们都不敢随便干,可是他敢,因为他不懂事,根本不知道做这种事情的后果。」

    聂喆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

    「当然这种人没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你有点手段,可以轻轻松松玩死他。他现在嚣张是因为他有个有点小钱的老子,一直以来感觉自己高人一等。而十年之后他还是那样,而你如果混出了头之后,想玩死他轻而易举。但是现在跟他叫板对你没什么好处、」

    聂喆点头道:「但我不是什么君子,我也不至于将这点小事记上十年。第二种人呢?」

    「第二种……」时冉冷冷一笑:「那就是我这样的,真正杀过人,见过血,又有背景能量的。一般人最多恐吓一下,但如果我觉得有威胁的话,我会找个机会斩草除根,这就不是说说而已的事情了。」

    聂喆只觉得背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身边这个美女的话中带着浓烈的如实质般的杀气!想起她家中藏着有那么多的军火,聂喆丝毫不怀疑她这句话的真实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我叫时冉,你是安宁的朋友,可以和她一样叫我冉姐,我的身份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而且知道也没有好处。」时冉停下了车:「我们到了。」

    聂喆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进了凤凰花园,来到那栋别墅前。

    「这……这是你家?」聂喆故意问道。

    「何必明知故问?」时冉淡淡瞥了他一眼:「虽然我还没找到任何的证据,但是我相信你来过。」

    「我……」

    「你的眼神骗的了老师骗不了我,」时冉嘴角抽*动一下:「今天中午你见到我的时候露出了明显的怯意,而且你下午上课的时候又故意跟安宁打听我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东西?」

    聂喆下意识的脱口:「你怎么知道我跟安宁打听……」,然后他立刻想了起来,那屋子里有**!

    时冉缓缓的点了点头:「你似乎真的知道一些事情,当真是很有趣啊。进来吧,别在外面杵着。」

    进去?他会不会杀自己灭口?!

    聂喆咬咬牙,终于还是下了车,这个美女太厉害了,她真要杀自己灭口的话自己逃也逃不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大方一点,既来之则安之!实在不行,房间里面还有镜子能够逃跑。

    聂喆一下车,突然就听到一声「呜呜」的声音,转过头,就看到车库旁边那个狗窝门口,一只巨大的狗正很警惕的盯着自己,全身已经做好了戒备的姿态!这只狗很高大健壮,毛很长,看起来就很凶的样子。

    「黑子,坐好。」时冉命令了一声,那大狗立刻老老实实的蹲坐在地上。

    聂喆想起之前在镜像世界里面看到那儿臂粗的铁链,吓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幸好自己之前没有轻举妄动!这大狗站起来比一个成年人都高,自己要是偷偷的摸进别墅的现实世界,恐怕立刻就会被这机警的大狗冲上来分尸了!

    「这是高加索犬,世界上最好的看家犬之一,你不要怕。进来坐。」

    聂喆老老实实跟着时冉走进屋子,时冉走向厨房,道:「能喝啤酒吗?」

    貌似你冰箱里面只有啤酒……聂喆暗中腹诽,但还是回答:「可以。」

    时冉拿了两罐啤酒走出来,扔给聂喆一瓶,拉开盖子,喝了一口后道:「知道为什么我要找你吗?」

    聂喆老实回答:“不知道。”,但他的眼神却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对方翘起来的美腿,心中难免浮起了中午时在镜像世界当中的香艳场面。

    时冉看着他,眼神很是玩味:“因为我要感谢你。”

    “谢我?”聂喆很奇怪:“我谢你才是真的,不是你的话我刚才恐怕不受伤也要吃上不小的亏,你说的不错,张书那样的小混混我的确不应该对他那么硬,吃亏的是自己。”

    “你能想明白这一点就好,”时冉喝了口酒:“不过年轻气盛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你还不够小心。尊敬的神迹魔术师阁下。”

    「噗!」聂喆刚喝到嘴里的第一口啤酒立刻喷了出来,连忙擦嘴道:「什么?什么魔术师?」

    「表演的太假了!」时冉笑道:「你应该很轻松迷茫的问出这个问题。」,她又喝了一口啤酒之后,似乎思索了一下,自顾自的道:「王局长的报告当中写到,那位魔术师的声音很年轻,故作沙哑,使用的是医院周边的公用电话,而且也是先打电话到11o总台后进行转接。拆弹手段极其高明,毫无痕迹,除了那两面镜子之外没留下任何的线索。包括任何的指纹……但是,你觉得这样的话我们就怀疑不到你了吗?」

    时冉掰着手指:「就在那几个笨贼给张院长打第一个勒索电话的之后不到五分钟,你跑到你父母病房通知医院里有炸弹,那个时候就连张院长都没有相信有炸弹的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见聂喆想辩解,时冉挥挥手道:「你先不用辩解,听我继续说。」

    「这位魔术师除了拆弹的手法高明莫测之外,其他方面当真是傻得可爱,没有半分经验。如果是稍微有点能量的人,就能够直接找到王局长的手机号码,而不用使用11o总台进行转接。另外,你打电话的那几个公用电话亭我们早已顺着号码直接找到,话筒上有你的指纹。」时冉狡诘一笑:“而且,两个电话的话筒上都有……如果只是一个,还可以说是偶然,但两个同时存在,你又在事当场。那么,除了你还会有谁?”

    聂喆背上满是冷汗,愕然无语,他倒是完全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时冉笑道:「你不要紧张,算起来是你救了安宁的外公,而且这件事情是完全由我来负责的,你留下的痕迹我已经帮你清扫完毕,除了你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就是神迹魔术师。」

    「我……我真的不是!」聂喆还死鸭子嘴硬。

    时冉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吧,我也不是来跟你追究这件事情的。一个人总有属于他自己的秘密,而且,你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少年,可能你无意当中得到了老天的眷顾吧……”她突然压低声音:“就像……他一样。”

    “什么?”最后一句话聂喆没有听的清楚。

    “没什么。”时冉眼中的迷茫只出现了一秒钟不到,立刻又恢复成那副精明强干的样子:“我不追问你到底是使用什么方法表演的那个魔术,我找你,只是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

    「我帮你?」聂喆很是忐忑:「你这么有本事又有钱,我一个穷学生,能帮你什么?」

    「穷学生当然不行,可你以后不可能一直都是穷学生。」时冉道:「你不还是有个淘宝店铺吗?卖那些被你用魔术变出来的茶叶。」

    聂喆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身份证,」时冉淡淡道:「我调查你自然要调查的清楚,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聂喆真的觉得恐惧了,眼前这个美女到底是什么身份?!在他的面前,自己好像是被扒光了一样!一点**都没有了!

    时冉淡淡道:「我说了你不要紧张,你的网上店铺的注册身份证已经被我修改了,这一切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操办的,连助手都没有。所以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有你和我两人,我要害你,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现在我只想帮你,而目的,是希望你以后也能帮我。」

    「帮我?」

    「你喜欢安宁吧?」

    聂喆被这句话呛了个半死,连连咳嗽,他可是记得,时冉给张书一巴掌的时候曾经说过:「张淮安的儿子,也敢打安宁的主意?」

    这个阿宁,指的肯定就是安宁。

    那自己说喜欢会不会被他打?哪怕不打的话,会不会被她嘲笑的体无完肤?

    不过看着时冉有些嘲弄的眼神,聂喆胆气一粗,大声道:「没错!我就是喜欢她!怎么,难道我连喜欢一个人的权力都没有嘛?!」

    时冉笑了:「你当然有这个权力,我也很希望听到这个答案。但你可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身份,家世,你喜欢安宁,将来不但没有结果,反而可能给你带来大祸?!」

    「没有结果也就罢了,大祸是什么意思?」

    时冉冷冷一笑:「大祸就是,安宁也喜欢上你!」,看着聂喆惊疑的表情,时冉叹了口气:「你可知道安宁的家世?」

    聂喆摇头:「好像很有钱。」,能不有钱嘛,四十万的人参当零食吃。

    「有钱?在你眼中多少才叫有钱?」

    聂喆一下子愣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仔细考虑过。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家,从小虽然不至于挨饿,可也没有余钱去享受,在他看来那些小孩子从小能吃上零食,可以买很多新衣服,可以有自己的玩具,能住漂亮的新房子就算是有钱了,如果有车的话,那就是富豪了!是他现在奋斗的目标了!

    「你知道张书老子张淮安有多少钱吗?」没等聂喆回答,时冉就道:「张淮安在周边三四个煤矿都有股份,他的资产已经过亿,但是这点钱,对于安宁父母随便一家来说,都只是小钱而已。」

    聂喆眼睛都瞪圆了,过亿?有没有搞错?!中国人现在都这么有钱嘛?!

    时冉看出他的疑惑,撇嘴道:「你没搞清楚,是资产过亿,不是流动资金过亿。资产是包括各个方面,包括他的车子、房子,还有最重要的,他占的那几个矿的价值。」

    呼,这还差不多。

    但是……不对啊!

    安宁家这么有钱的话,为什么当时在医院劫匪要求三千万时,他们不爽快的付了呢?给了钱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听到聂喆这个疑问,时冉脸上闪过一丝阴霾:“这件事情另有隐情,我暂时无法跟你说。”,顿了顿,她似乎很不想说这个话题,转口道:「你知不知道,安宁其实是被流放的。」

    「什么?!」

    时冉一笑:「这个下蔡县虽然靠着周边的煤矿产业拉动了内需,但怎么也就是一个破旧的小县城,安宁家这么有钱,怎么会随随便便找这么一个地方让安宁来上学?只要她愿意,别说北京上海香港,就算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所学校,她都能进去。」

    聂喆仔细想想,这话真的是没错……

    这年头很多有钱的人家都把孩子送到国外去接受更为科学的教育——当然那些孩子学不学的好另说,可哪像他们这些贫民子弟,还要再国内接受这种填鸭式的,费力不讨好的教学工作?

    「安宁在几年前,一直在美国读书,接受的一直是美国式的教育,」时冉道:「可惜就在三年前,她犯了一个错误,被家族流放回了下蔡的老家,到了你们学校去读高一。」

    「啊?」这个消息聂喆一直没有听过,安宁怎么看怎么一个温婉文静的女孩儿,虽然有些兔子精的脾气,可怎么也不像是从美国出来的啊?她的普通话说的非常的地道,除了英语成绩好些,也没看出其他地方有什么美国化的痕迹啊?不是说美国那边少男少女都很开放嘛……

    听了聂喆的质疑,时冉嗤笑道:「你去过美国没有?」

    聂喆老实摇头说没有,时冉道:「那不就是了,你对美国那边学生的印象完全是从一些媒体上得到的,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媒体都只是口舌而已?报告的东西很是片面。再说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态度,安宁接受的只是国外那种不受限制,自主学习的,多方面展的学习态度,难道什么东西都要照搬美国人?」

    这倒也是啊……看得出来安宁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她选择性的接受一些事物也不是不能理解的。难怪这丫头每天晚上晚自习都在看杂志和小说!

    不过突然聂喆想起一个问题:「流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时冉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良久才道:「这个问题你不需要知道,起码现在不需要。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喜欢安宁,对吧?」

    聂喆点头,这次比上次坚决的多。

    「呵,虽然你们都还小,这种喜欢将来未必会变成爱情,变成婚姻,但起码起码,安宁是的你的朋友,是吗?」

    聂喆郑重道:「不错,安宁是我的朋友!」

    「想清楚了,朋友这个词,不是那么好说的。」

    聂喆仔细想想:「我想的很清楚。」

    「那很好,既然你承认她是你的朋友,那么你不想看着她将来受苦,是吗?」

    「当然不想!」

    时冉笑了:「我丝毫不怀疑你这句话当中的真诚,在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你化身为魔术师去救安宁的外公,大概也是这种想法吧。」

    聂喆无语,不承认也不否认。

    「那就跟我来吧!」时冉站了起来:「从现在开始,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好好的培养你,教你。让你学会那些在学校根本学不到的知识,这样才能提高你的眼界,提升你的个人水准。等将来有一天……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安宁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才能帮的到我们。希望那个时候,你能成为真正的……神迹魔术师!」

    聂喆皱眉跟着时冉走了出去,心中一直在疑惑,时冉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又是什么目的?

    到了后院当中,时冉打了一盆水道:「先洗手,我现在教你一些东西,希望你能自己领悟。」

    聂喆虽然奇怪,但还是照她的话去做了,洗完手之后,时冉拿出了一个瓶子,正是聂喆之前在镜像世界当中看到的,放在窗台的那个奇怪的,装着暗红色液体的玻璃罐。

    时冉用勺子舀出了一丁点红色液体,叫聂喆伸出手,把液体倒在他手上,道:「用力的搓,整只手都要搓的均匀,搓五分钟,直到双手都变红热为止。」

    聂喆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却没有提问,直接照她的话去做。

    这红色药液也不知道是什么构成,有点像红花油的感觉,在手上用力的搓了一会之后,感觉整个手掌都开始热了起来。往胳膊上一贴,就感觉手心烫的吓人!但是这种热流却是很舒服,虽然眼下还是八月的高温季节,但是现在已经是傍晚,天气凉爽,而且这样搓着,也能感觉到那种热度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时冉也没闲着,搬来一张桌子,然后将一个沙袋放在桌子上,道:「先学我扎马步。」

    「扎马步?!」聂喆奇道:「你要教我功夫?」

    作为一个武侠爱好者,对于扎马步实在不陌生,但是真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了,聂喆小时候也想自己「修炼」来着,可是一个马步最多扎上三分钟,就感觉到腰酸背痛腿抽筋,心想自己果然不是练武的料——不是他智商低,而是这种扎马太烦躁,果然就像电影里面说的那样,绝世武功都要练个一百几十年的……

    「不要废话,看好我的动作。」时冉摆出了马步的姿势,道:「挺胸、屈膝、肩腰放松,跨坐,不能突臀,两脚抓地,纯用地力支持全身的重量。」

    聂喆照着样子摆着姿势,就觉得全身难受,时冉一边纠正他一边道:「扎马步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难,你只是没掌握到诀窍,一旦掌握之后,就会觉得很轻松舒服,到时候哪怕是你坐板凳上也会想着蹲马步的。而且,力从地起,马步扎的不好,下盘就没有力道,你打人人家也不痛!我教你一个月,你好好学的话,再遇到今天的事情,五个人你轻松就摆平,教你一年,你也就有自保的能力了。」

    一个月就能打五个人?聂喆嘴上不说,心中却保持怀疑。

    他那个表情时冉自然看在眼里,也不多做解释,而是等聂喆搓的两手通红之后道:「你现在学我这样拍打面前的沙袋,记住,不要过分的使用力量,轻轻的,手部不要用力,还有不要心猿意马,将心神放在面前的沙袋和自己的手上!」

    聂喆仔细看他,就见时冉扎着马步,两手平行伸直,「啪」的一下,手掌好像没有重量一下落在了沙袋上。然后,又换成另外一支手。

    「这样有用吗?!」聂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我见人家打沙袋,都是把沙袋吊起来用拳头使劲打的!」

    「哼,误人子弟!」时冉不屑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这世界上许多东西哪里有那么复杂?只是那些不懂的人制造出来的噱头罢了。我告诉你,像你说的那种打沙袋的方法,要求什么用力的打,直到把沙袋打破的那种方式,完全是误人子弟!人的手掌拳头虽然硬,但也是有承受范围的!年纪轻的时候这样打打沙袋,打打弹性钢板,固然能够增强手上的力道,但同时,手部的骨骼、经络也会受到损害!只是年轻的时候感觉不出来而已,等你老了,就会现手上关节在阴雨天时无处不疼,到时候连拿东西都拿不起来!跟着我做!」

    这女人严肃起来自然有一番说不上来的风情与威势,聂喆不敢再多话了,学着时冉的样子轻轻的拍打沙袋,感觉沙袋当中硬邦邦的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心想要真是用拳头打的话恐怕会打的满手鲜血淋漓,但就是这样轻轻拍打,几分钟之后也有些受不了了。因为之前那药物也不知道是什么,双手搓的通红之后感觉手掌上的肉都嫩了许多,这样拍打的时间长了,感觉手掌一阵酸麻。

    时冉一边示范一边道:「每天只拍打十分钟,由慢到快,力度由轻到重,不可操之过急。刚开始练习的时候肯定会手掌破裂,生出老茧,但坚持下来,加以药物辅助的话,十天半个月,手掌上的力道就能突飞猛进。要是张书那小子再找你麻烦,你也能一巴掌打落他几颗牙齿。」

    聂喆终于忍不住道:「时……冉姐,我们这练的,到底是什么功夫啊?」

    时冉转过头,挑眉一笑,一字一顿的蹦出了三个字:

    「铁砂掌!」

    …………

    个大章,拉推荐票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最终镜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疯狂冰咆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八章、神秘美女-逆王传说 镜像,最终镜像,十月阅读并收藏最终镜像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