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以后,聂喆给盛謦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带着戴娟跟俞驰往租的房子那里走。

    似乎现在俞驰跟戴娟的关系已经确定了——吻都吻了,咋能没确定?

    不过这两个家伙当真是很嚣张!就在校园里面,竟然就大模大样的手拉着手,一副无比甜蜜的样子,让聂喆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不知道多少句“奸夫淫妇”。

    他们这个样子,聂喆当真是羡慕啊,这一瞬间,聂喆脑中突然浮现出自己跟安宁手拉着手在校园里面漫步的样子,顿时一阵恶寒,猛的甩了甩头……怎么会想到这个小兔子精的?!这丫头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可否认聂喆对安宁的确是挺有好感,但是如果说他就这么喜欢上安宁了……聂喆也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下蔡县三面环水,淮河绕境而过。银杏一中就在下蔡县的北面,再往北几公里就是淮河。因为以前河水肆虐,雨季时水位上涨,所以为了防止水淹县城,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修了长长的堤坝。堤坝南边就是银杏一中,北边水位不涨的时候,是一大片的耕地原野。

    这一片原野虽然谈不上风景秀丽,但起码空气清新,远眺望去,视野开阔,心情也随着舒畅。所以当下午放学到晚上上晚自习的这段时间,就有很多学生来到这里,或是看书背诵,或是跑步锻炼身体,或是有情侣一起携手在夕阳下漫步,也不怕被老师发现。

    聂喆三人现在就漫步在大坝上,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大概十分钟,就能到盛謦住的小区。

    “我说你们俩不要这幅甜蜜的样子好不好,太刺激人了,电灯泡不好当啊!”

    听到聂喆的抱怨,前面手拉手的两人回过头,戴娟笑道:“你还当电灯泡?你不知道现在那些男生们都恨你恨的牙痒痒,你跟我们班第一美女坐同桌哎,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提到安宁聂喆就郁闷,耷拉着脑袋说:“别提那丫头了,跟她坐在一起有什么好处啊,下次考试结束我就换位置,实在受不了了!”

    “切!”两人一起鄙视他:“你真的舍得?”

    其实聂喆的确有些舍不得,不过这时候自然是要死鸭子嘴硬:“有什么舍不得的?跟那丫头坐一起什么好处都捞不到,倒成全民公敌了!”

    “那你喜不喜欢她啊?”戴娟笑道:“喜欢就去追嘛!大胆点。”

    聂喆一阵疯狂的摇头,但心里却是很犹豫……我到底喜不喜欢她呢?

    这时俞驰道:“我倒是觉得安宁挺难伺候的,她可是我们这届有名的冰山啊,追她的男生都能绕大坝环一圈,我觉得吉吉真没什么机会。不过我看盛謦那小丫头挺不错的,吉吉,你不是就喜欢这种娇小玲珑型的吗?”

    “别胡扯了!”聂喆这次回答的很快,因为他对盛謦倒是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立刻否决道:“那丫头能算是小巧玲珑啊?那完全是瘦!又瘦又小!身上都没二两肉,说是17岁,看起来跟十三四岁小丫头似的,不要不要!”

    俞驰跟戴娟对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看来聂喆还是对安宁比较感兴趣,因为在说安宁的时候明显这家伙口不对心,但是刚才评价盛謦那段话,应该是不假思索直接脱口而出的。

    其实也难怪啦。安宁被誉为是高三这一届的级花、校花、公主,总之她的大名别说是这一届的,就连戴娟留级以前都知道她,也知道她当时那一届很多牲口都偷偷给安宁递过情书。真要说起相貌,盛謦虽然也算是小美女,但是跟安宁还是没得比,至于气质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安宁家里似乎很有钱,这种一直养尊处优养出来的气质,不是盛謦这般穷苦家里的孩子能够比拟的。

    不然怎么追求安宁的人那么多的?

    可是,那就是一冰山,沉船率是百分之百!

    俞驰忍不住想起了当年那个扎着马尾,身材娇小可爱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的名字大家现在都不提了,因为跟聂喆关系好的人都知道那个名字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对于男生来说最刻骨铭心的就是一段失败的初恋。俞驰清楚的记得在那个下雨的晚上,聂喆一个人淋着雨走在街头的样子,虽然说他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但是在感情上聂喆却几乎是付出了全部。当那个女孩最终写了张纸条告诉聂喆说我们分手吧的时候,俞驰记得当时聂喆脸上那股受伤的表情,好像是狼一样。

    聂喆没有问那个女孩为什么要分手,因为那完全不重要了。分手不是一个需要理由的东西,感情也并不是一个需要总结到底哪方面做错的问题。重要的是她提出了这个要求,原因是什么聂喆不想问也没必要去问。俞驰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这是他的性格,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那次的失恋对他打击很大,大概过了足足一年的时间才看到他从阴影当中走出来。

    所以俞驰知道自己这个兄弟在感情上的付出是很认真的,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这么窜梭聂喆。盛謦那丫头还好,以俞驰的经验觉得如果聂喆这时候对她下手,成功率绝对是百分之百——毕竟那个小丫头家逢大变之后无依无靠,又在最为关键的时刻被聂喆从火坑口拉了出来,而且还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她生存下去的资本,基本上对于很多女孩子来说,在这种处境之下都会因为感激而化为感情。可偏偏聂喆对盛謦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对安宁已经产生了几许好感,这就非常难办了!

    对于聂喆的性格,俞驰非常了解。

    他不是那种对女孩子有几分好感就会冲上去表白的人,但是一旦他的好感累积到一种程度那就难说了,不撞个头破血流都不会就此收场,他要是真对安宁有这种好感,再发展下去不得到控制的话,那恐怕结果又是一场悲剧。

    哎,没经过失恋的俞驰觉得这一切都不可理喻,看哥多好,一次性搞定!

    就在几个人一边说笑一边走的时候,聂喆心中突然觉得一阵不安。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最近苦练基本功的原因,聂喆除了感觉腿脚和腰上的力度增强以外,感官也比以前敏锐了许多。不安的原因是来自于前方一辆小面包车。那辆面包车一直停在前方一棵树的下面,距离的远了也看不清楚车里有没有人。按说像这种乱停乱放本来是很普遍的事情,但不知为何,聂喆就有一种感觉,觉得那辆车里有什么东西是在针对着自己的。

    下意识的,聂喆的手就伸进了公文包里面,握住了那把上了膛的92式手枪,但是想了想又觉得说不定是自己多疑,于是又将手枪放进包里,转手一摸,摸到了匕首的刀柄上。

    这时俞驰也不知道跟戴娟说了什么,戴娟笑闹着追打他,两人又往前跑了几步。

    就在这时,那辆面包车的门突然被拉开了!

    “不好!”

    聂喆大喊:“鱼刺,戴娟,回来!”

    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车里面瞬间冲出了好几个人,个个手里都提着钢管或者是西瓜刀,俞驰跟戴娟瞬间愣住了,就是这么一愣之下,已经有几个人冲上去抓住了两人,将他们的手臂反扭了过来!

    “操!”聂喆骂了一句脏话,瞳孔立刻收缩了,因为他看到一个熟人!

    就是那天教训梅梅的时候,骑摩托车送她来,后来又被俞驰跟聂喆两人打的跟猪头一样的家伙!

    就见这个家伙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好,头上贴着白色的纱布,脸上多处地方还贴着创口贴,手里提着一根钢管,不住的冲着几人冷笑。

    看到是他,原本挣扎的俞驰和戴娟也立刻明白了,原来是被人寻仇了!

    妈的!

    俞驰心中暗骂,自己当时还真心慈手软了!原本看这家伙被打的跟猪头一样,自己就忍不住一时心软放了他一马,哪知道野狗不打死的话,还是会冲上来咬人的!当时就应该打电话给派出所,把这家伙给弄进去一了百了!

    “是你?!你想干什么?!”聂喆嘴里喊道,但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能善了了,于是左手伸进口袋里面摸到手机,按住了手机边缘一个扩展键。

    聂喆这个手机虽然是个山寨机,但是功能还是很齐全的,其中有一个非常实用的功能叫作“sos求救”,只要按住边上这个按键长达五秒钟,就算在手机锁定了的情况下也会将一条已经编辑好的短信发送到指定的手机号码上,并且自动拨通对方号码,而且默认打开免提按钮。

    提前编辑好求救短信和收信人号码——都是关系非常好的人,一旦遇到紧急情况来不及打电话的,就赶紧按这个键求救。但是,这种求救方式一般只是告诉朋友自己遇到了危险,却没法告诉朋友具体的情况,只能乘着免提打开的时候把地址说出去。

    可如果连被害人自己都不知道地址在哪,那就完了蛋了。

    不过还是冉姐牛x,不知道她怎么弄的,就在这个山寨机当中加入了gps定位系统,并且在这个“sos求救”键中加入了一个功能——就是将短信改成彩信,除了求救内容,而且能自动通过gps将手机当前所在的地图坐标发出去!

    当然,时冉的手机本身也是能够接收彩信的,而不用多说,聂喆设定的这个“sos求救”的呼救号码,就是时冉的手机!

    狗子笑的很得意,上次被两个学生痛打了一顿,实在是他这一辈子当中最为丢面子的事情,而且更丢面子的是,他当时竟然被打的又求饶又哭。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他还怎么混?所以唯一找回场子的方法,就是把那两个家伙狠狠教训一顿,让他们知道狗哥的厉害!

    他冷笑着走到俞驰和戴娟面前,看到戴娟时眼睛忍不住一亮,这么年轻而且身材又好,长的又漂亮的女孩也不常见啊!于是他邪笑着在戴娟的脸上捏了一把,笑道:“手感不错,一会兄弟们好好爽爽!”

    “我**!”

    俞驰跟聂喆两人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那是俞驰的女朋友!是自己兄弟的女人!竟然被人这样欺负!

    聂喆还没来得及掏枪,俞驰突然不知道哪里迸发的力气,猛的一下挣脱了身后两人的拉扯,一脚狠狠踢在了狗子的肚子上!

    “我操!”后面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冲上去连忙把俞驰给按住,就要劈头盖脸打他的时候,聂喆突然大吼一声:“我看你们谁敢?!”

    一群人转过头去,就见到聂喆手里举着一把黑乎乎的手枪,表情狰狞:“都不要动!谁动我打死谁!”

    “呸!”狗子在几个人的搀扶下挣扎着站起来,骂道:“一把玩具枪也敢来吓唬人!”

    聂喆想开枪,但是知道自己的枪法实在太差,狗子距离俞驰和戴娟又太近,自己万一不小心一枪打到他们,那就追悔终生了。但他还举着枪,大声道:“你们这群小瘪三们不想要命了是吧?!你们知不知道他爸是谁?!你们敢动他,以后还想不想在下蔡县混了?!”

    狗子骂道:“他爸是李刚都没用!别他妈以为自己多牛b,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家里有点钱就拽起来的家伙!”

    “他爸是xx长!”聂喆直接叫出来:“公安局长跟他家关系都很好,你们敢动他,敢动他女朋友,以后还想在下蔡县过日子?就算你们几个跑了,你们家人呢?我告诉你们!你们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我保证你们全家都死光!你信不信!”

    被聂喆这样一吼,狗子带来的一些人脸上都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这年头有权有钱就是老大,而且有钱的还怕有权的!真像聂喆说的那样的话,那这对男女他们的确不敢动!这群人当中,大部分跟狗子最多也就是一起喝过酒的交情,甚至有的压根与他就不熟!但都是在街上混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狗子托人找关系找到了他们,听说只是修理几个学生,这些家伙也没多想就来了。可他们一个个也就是街上混日子的小混混,他们也真怕是人家官宦子弟的父母出面,事情搞大了的话,他们真没好果子吃!而且他们家里都在下蔡,就算他们跑了,家里人也跑不掉。为了一点所谓的义气配上这么多,实在不划算。

    狗子的脸色变了一变,然后呸了一口:“想吓我?你狗爷是吓大的!老子动他又怎么样?大不了老子以后不在这里混了!这口气我一定要出!”

    聂喆察言观色,发现狗子这句话说的也有些色厉内荏,而他旁边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就知道这话管用了。于是加重了筹码:“你跑?行!有本事你一辈子不要回来,还有你们,真想为他出这个头?你们一点好处都轮不到,到时候轮到我们报复的时候却是一个都少不了!你们真想跟他一起背这个黑锅吗?!”

    看到众人的表情又多了几分犹豫,聂喆把枪放回公文包,再随手将包扔到旁边,冲着狗子勾了勾手指:“上次的事情是因为我!你有种的话别仗着人多,跟我单挑!把他们放了!我家里没钱没势,被你打死都没人管,你t有没有种?!”

    “吉吉!”俞驰忍不住叫道。

    聂喆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放心,然后看向狗子:“有种就上,没种就滚!”

    “操,我没种?!”狗子看到周围人的眼神,知道他们被聂喆这几句话就说的怯了,心想这一下真的是难以善了了,不过一个学生,单挑的话还是没问题的,如果自己不答应,恐怕以后也就抬不起头了。

    于是狗子就吐了口唾沫骂道:“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吉吉,你没问题吧?”俞驰知道聂喆是为了救他们,但是同时心里下定决心,不管结果怎么样,这些人一定要狠狠搞一顿才行!

    聂喆比划了个让他放心的手势,但是心中却也很郁闷,主要是他今天穿的是凉鞋,这种鞋很宽松但绝对不适合运动,更不适合打架!

    想了想,聂喆弯下腰,把鞋绑到最紧,这样感觉稍微好一些。

    “以后有钱了一年四季都穿运动鞋,靠!”

    看到聂喆对自己不屑的勾了勾手指,狗子大吼一声,冲上来就是一拳!

    聂喆往后闪过,心中郁闷无比,要是这家伙迟来一天,死的肯定是他!可偏偏赶在今天,时冉还没教他格斗的技巧,这一下只能凭借以往打架的经验,拼拼看到底谁狠了!

    狗子明显是经常打架的,虽然本身没点功夫,但就胜在一个狠字上!他连连一拳又一拳的打过来,聂喆只能一步一步往后退,狗子大喊:“你退什么退,有种跟爷好好打一架啊!”

    聂喆一直是在寻觅着机会,他唯一的优势就是现在他的手重。想到这里,聂喆这一步停了下来,就见狗子一拳打向自己的脸,聂喆伸手一挡,接着就是一巴掌朝着对方的脸上扇了过去!

    狗子没想到聂喆突然停了下来,这一巴掌来的很凶,他赶紧用胳膊挡住,就感觉手臂一阵剧痛!这才想起,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上的力道实在很大,上一次就是被他打的两条胳膊感觉跟要废了的一样。

    不过狗子的打架经验非常丰富,挡住聂喆攻击的瞬间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聂喆一闪,但还是被踢中了腰,忍不住一个趔趄。

    “吉吉!”

    “聂喆!”

    见到聂喆吃亏,俞驰跟戴娟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一脚看上去不轻,但是聂喆却是没有太多的感觉,似乎并不是怎么疼痛的样子,心中立刻想起时冉说的话:“要学打,先挨打。扎马的一个作用就是提气,气充斥于身体之间,挨打就会自动抵消掉一些力度。”

    而且马步扎的稳当,也让聂喆的下盘很稳,要是以前挨了这一脚,可能就会摔倒了,但是现在身子也就只是微微晃了一下。

    这一下聂喆信心大增,心想以后回去之后一定要苦练基本功!但是眼下先解决对手再说。

    看着狗子又是一脚踢了过来,聂喆身子往旁边一闪,一把抓住他的脚踝!俗话说手是两扇门,全靠脚踢人!这话可以用在武学上,但更多的也是用在平日里打架上!如果大家都不拿凶器的话,拳头是猛,但是很容易被人给护住,脚比手长,这就叫一寸长一寸强。

    可狗子一直在防着聂喆的重手,却没想到聂喆竟然一把抱住了他的腿!这完全是在小孩子打架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他在街头打架那么多年,压根就没想到竟然有人使出这么无赖的招数!

    不过接下来就不是小孩子打架了!聂喆抓住机会,对着狗子的支撑腿狠狠一脚跺了下去!

    这一招甚是毒辣,要知道人一条腿悬空,全身的重心都在那条支撑腿上!聂喆这么狠狠一脚踢在他的支撑腿上,狗子“啊”的一声惨叫,另外一条腿劈了下去,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聂喆这一下实在太毒辣了,两条腿被强行分开,大腿处的韧带肯定会拉伤!而且那一处的韧带一旦拉伤,就绝对不是什么小伤!

    一击得手,聂喆心中恼怒这个家伙刚才调戏戴娟,而且又是他主动挑事,接着就是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脸上!

    自从小时候跟人打架,聂喆还从来没有下过这么重的手……哦不,是脚。

    因为学生打架多少也要留点分寸,打的狠了,就算人家自己不说,父母也会看到追问。

    而聂喆这么朝着狗子脸上狠踩一脚,以他平日踢球的力量,加上最近因为练习基本功,腰腿的力量增大。这一脚下去直接就将狗子的鼻梁踩塌了!

    鲜血,顺着狗子的鼻子哗哗好像水龙头一样流了出来!

    还好今天聂喆穿的只是凉鞋,如果是硬底运动鞋的话,恐怕狗子的鼻梁骨都得被踩断!

    看着聂喆又要一脚踢上去,旁边狗子的同伙这才反应过来,大叫道:“你不要再打了!”

    这群人当中,还是有几个跟狗子关系不错的,见到狗子一招之失被打成这样,这几个人立刻冲出来,其中一个瘦高个指着聂喆骂道:“妈的小王八蛋下手这么狠!我来跟你打!”

    聂喆冷笑:“刚才说了是单挑的,他输了怪谁?我要是被打倒,恐怕下场比他还惨!”

    瘦高个一窒,旁边一个矮胖子就直接一脚踢了过来,骂道:“操,老子最讨厌耍嘴皮子的!你当着我们的面把狗子打成这样,传出去的话我们怎么混!t,被你几句话就吓到?我管你们老爸是谁!”

    瘦高个操着钢管,一管子砸下来:“就是,跟你废什么话!兄弟们打的他连他老爸都认不出来!”

    “操!”聂喆肩膀上挨了一钢管,感觉骨头都要断了,疼的直抽冷气,这两个人同时一上,他就感觉明显应付不过来了,一时间连续挨了好几下。

    俞驰和戴娟大喊“住手”,拼命的想挣脱,但是却被后面人紧紧抓住。

    这一次狗子带来了十几个人,那个瘦高个和矮胖子是跟他关系最好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帮狗子出头,其他人因为被聂喆上来就用话给吓住,上又不太敢上,退又退不得,只能在一旁抓着戴娟跟俞驰,算是在充数了。

    狗子躺在地上抱着腿,疼的哎哟哎哟的叫,聂喆刚才那两下都是要命的。他感觉大腿韧带几乎要断了,而脸上被踹了一脚,伤的自然也不轻,血都流的脸上脖子上都是!但他捂着鼻子,还能含糊不清的喊上两嗓子:“打!打死他!”

    聂喆挨了好几下之后,虽然护住了头脸,可那几下打在身上都是痛入骨髓,而这时候他心底一股邪火也升了起来,就想着赶紧从公文包里面把枪拿出来,一枪一个干掉这两个混蛋!

    那个矮胖子脑筋比较灵活,之前看到聂喆掏枪,虽说不太相信那东西是真的,但是看现在聂喆老是想奔向那个包,心中就有些疑惑了。不过万一那个包里还有些什么其他凶器,自然也是不能让他拿到,于是抢上前去一脚把聂喆丢地上那个公文包给踢开了去!

    “我靠!”聂喆气的大叫,但然后他立刻就愣了。

    因为那矮胖子这一脚,正好把包踢到了狗子的身边!

    狗子一愣,伸手摸了一下包,感觉里面有个硬硬的东西,手伸进去一拿,就摸到聂喆刚才拿的那把枪。

    真枪跟仿真枪拿到手中的感觉完全就是不一样,狗子拿到手里,眼睛立刻就亮了!

    他以前也见过真枪,虽然没正式开过枪,但是以前矿上有个老大在炫耀的时候拿出来过,还给他们把玩过!

    一摸到手里,狗子立刻知道这是真枪!因为这把枪很重!

    “他妈的,看我这下不打死你!”狗子拿着枪勉强爬了起来,他心里那个气啊,大腿根部和脸上的剧烈痛楚让他怒火中烧,这时候他恨不得把聂喆给千刀万剐!

    现在有枪在手,他立刻嚣张了起来,大叫道:“你们两个都让开!我杀了他!”

    看到狗子手里多了一把枪,正围着打聂喆的瘦高个和矮胖子不明所以,听到狗子又叫了一声,这才犹豫着让开。

    而聂喆又惊又气!这是他的枪!却落到对方的手里!看到狗子那疯狂的眼神,聂喆知道,他真的是敢开枪的!

    “去死吧!”狗子用枪指着聂喆,“砰”的一声,真的扣响了扳机!

    “砰砰砰!”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最终镜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疯狂冰咆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一章、伏击-镜像传说sans,最终镜像,十月阅读并收藏最终镜像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