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完了完了,我也想去创想啊,”聂喆心底暗喜,但表面上还唉声叹气:“这下惨了淡了,又要被你祸害四年。(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呸!”安宁啐了一口:“是我先说要去的,是你要继续祸害我好不好?”

    电话那边传来聂喆一声得意的笑声,“你准备去哪个专业啊?似乎学校都一样了,那么专业再一样的话,我的大学四年就彻底悲剧了,所以你先透个底吧,到时候我争取努力避开你。”

    安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有些气闷。

    她当然能听出聂喆说的是反话,当然也能感觉到聂喆对自己的好感。

    而事实上,她对聂喆也有几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能算是好感,但又有些说不上意味的微妙。现在的孩子都比较早熟,像安宁这般出众的女孩儿,自然不乏喜欢她,追求她的男生,也见过了许多的各种各样的手段。

    不过像聂喆这样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经常跟她拌嘴,却又屡屡占不到上风,看起来挺精明,但其实骨子里却有些傻傻的小家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也只有跟聂喆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摘掉那“公主”的架子,像个普通女孩子那般轻松的说说笑笑。

    “喂喂?”聂喆大咧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打断了安宁的思绪:“丫头啊,想啥呢?”

    这个不解风情的笨蛋!

    安宁鼓起了嘴,肚子里面暗骂了一句,然后道:“你放心吧,我选的专业是绝对的冷门,不可能跟你撞上的!”

    “冷门?”聂喆来了兴趣:“先说说嘛,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选冷门的呢?”

    他这样一说安宁倒是有些犹豫了。

    安宁想去的专业是创想大学的考古系。

    在众多大学专业当中,考古系绝对是个冷门专业。

    因为,首先这个专业所学习的内容很枯燥,考古系并不是像有些人想的那般,可以到处游山玩水,去发掘古文明——在现在这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哪里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古文明供你发掘?

    其次,这个专业就业以后的薪水高不到哪里去。

    考古这个领域,如果不是做一些违法的事情——比如把古董私下贩卖,或是有了重大的发现,基本上是不大可能暴富的——当然,一般的钱是绝对不缺的,可是太累。经常在野外一呆就是好几个月甚至年把时间,普通人吃不了这个苦。

    安宁觉得自己将来也未必能吃的了这种苦,不过她还是很神往这个领域。

    她觉得自己大不了将来做一些室内的科技考古工作,偶尔出去到外面转转,探索那些未知的秘密,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

    如果有机会的话,更是要去探寻那传说当中的真相——始皇陵、古滇国、楼兰古城、三星堆……

    安宁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是有些孩子气,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荒诞,所以这件事情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任何人能够理解。

    眼下聂喆突然问起,安宁陷入了犹豫。

    因为平日里相处的,安宁也能知道聂喆的家境并不是有多好,当然,一般认为家境不错的,其实在她眼里也是不值一提。

    对于中国国内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学生来说,考大学的目的是为了将来的一份好的工作,不说出人头地,起码衣食无忧,尤其是男生,而且是像聂喆这般家境很一般的男生,将来他几乎是要一个人顶起一个家的。现在这年头房价贵成这样,没有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很难一个人支付的起来。就算是创想大学这样的顶级学府,不同的专业毕业以后待遇也是不同的,一般有远见的学生,都会选择一些眼下比较热门,而且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应该会过时的专业,这样毕业以后才能够更容易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

    而对于安宁自己来说,她压根就没有钱的概念。就算她现在离开了家族的核心,日后也是绝对不会缺钱的。何况她平日里也不怎么用钱,所以,她的打算跟很多普通学生不同。进入大学以后,她就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有兴趣的专业加入……也不用去管日后这个专业的前景如何,起码自己喜欢这个领域,专注进去以后,这一辈子也不用过的碌碌无为,起码精神生活上可以很是富足。

    但是聂喆不同。

    他跟自己,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其实安宁能感觉到聂喆对她是很有好感的,如果自己说了,他可能真的会选择跟自己同样的专业——以聂喆如今的成绩来说完全是够的。

    但是未来两人走到一起的可能几乎为零,如果就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选择考古系的话,恐怕将来聂喆会后悔终生。

    所以安宁心底叹了口气,嘴上却装作无事的样子道:“才不告诉你,秘密!”

    “切,还秘密……”聂喆在电话那头撇了撇嘴:“不说就算了,其实我想去的专业也挺冷门的,还真怕跟你撞上。”

    “你想去的专业?”安宁奇道:“你想去什么专业?”

    “创想大学有探险系没?”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专业……”

    “哎,那就两种选择了,考古或者是旅游。”聂喆想起自己的“空间口袋”,很是得意:“不过旅游实在没啥好学的,但听说旅游专业的美女很多哎,考古嘛,枯燥了点,可是也很有趣。你是不知道,我前段时间看《鬼吹灯》都看迷了,看的我很想去那些未知的地方去好好探索一下,解开那些谜团啊,不过就是太危险了,你说那是小说家故意搞出来的还是现实当中就是这么危险啊,像沙漠里面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毒蛇?还精的跟什么似的,沙漠里面有响尾蛇我是知道的……”

    聂喆在电话这边絮絮叨叨,但是安宁却一个字都没听到了。

    当她听到聂喆说出“考古”两个字的时候,整个脑袋瞬间“嗡”的一声,那种感觉就好像突然被雷劈了一下一样。

    这算是什么?志同道合?还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安宁哪里能想到,聂喆这小子也就是随口瞎侃,出发点与她是不太一样的。身为一个男孩子,好动乃是天性,好奇心强也是本能。加上近几年来风水盗墓一类小说的畅销,以及好莱坞如《盗墓迷城》之类寻宝大片的热映——聂喆本身对这些也就颇有兴趣,加上有了一个“镜像空间”的随身口袋,更是不觉得这世间还有什么凶险的地方,再凶险再可怕,大不了利用镜像世界逃走就是。

    这厮自从有了这般的想法之后,不自觉的,就想着趁着年轻到处转转,反正他对历史一类倒也是颇有兴趣,对于那些未知的事物更是充满了好奇。又加上潜意识当中,因为有了镜像世界而对于金钱的危机单薄了许多——反正只要有这个镜像世界,自己以后似乎完全不需要担心没钱的问题——哪怕什么东西都卖不掉,可人生在世,吃喝二字,想要什么东西镜像世界都有——所以,考大学选个好专业,将来好好赚钱的想法不自觉的也就消散了,就想着趁着年轻有漏*点,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有兴趣的事。

    论想法,聂喆还是有些懵懵懂懂的,完全没有安宁想的那么全面。

    在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大家族当中长大,安宁自幼就没少见过那些“不缺钱”的子弟。

    都说钱是个好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但是当钱很多,多到足以满足一个人的个人私欲以后呢?

    价值百万几百万的跑车有了,豪宅洋房不缺,金钱的光辉下美女也不缺,基本上能用钱买得到的东西都不缺……然后呢?

    很多人的人生都没有了乐趣,为了找寻乐趣,一些人开始了吸毒,在毒品当中寻找那短暂的快感。

    这种人,安宁见到的不少了。

    所以她想选择考古,一个外人看起来很冷门的专业,但是,却能够让她拥有一生的精神富足。

    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自己比较有好感,也是目前唯一有些好感的男生,却竟然跟自己抱着同样的想法。

    这让安宁这一瞬间思绪停顿了。

    这个时候,就听到聂喆的声音还在絮絮叨叨:“其实挖墓倒斗这个工作听起来也不错,够刺激,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有点意外的收获。你怕鬼不?你要不怕的话咱俩就组个队,咱们附近不是有两所著名的古墓嘛,一个是廉颇墓,一个是淮南王刘安的墓……话说廉颇墓应该没啥挖头,那老头死的时候已经没权没势,记得还算是客死他乡;不过刘安墓很有搞头啊!古书上不是记载说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携八公一起飞升嘛,说不定他的墓里面能有什么吃了就飞升的药之类的,再不济说不定也有配方啊,我们要不要去偷偷搞到手?”

    听着这么不着调的话,安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简单的回了他一个字:

    “滚!”

    聂喆莫名其妙的被挂了电话,心里想着这女人实在是很莫名其妙,明明刚才说的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脸了。搞不懂,实在是搞不懂。

    吃完了饭,几人坐上时冉的车,一路往开发区方向开去。

    坐在车上,聂喆几乎已经不认识了省城的风景。记得他在小的时候还在省城一个亲戚那里住过一段时间,但是这几年来,随着全国城市的全新规划与开发,省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荒芜的郊区早已变成了全新规划发展的崭新外城,而航天航空大学的新校区,以及实验所,都在这新开发的外城里面。

    李教授在车上还笑道:“想想实验所刚建成的时候,那时都没什么人敢来,一路上都是正在建设的房屋,或者就是荒地,路是修通了,可连路灯都没有,方圆多少公里基本上都找不到人。我们学校的学生就戏称说,在这里杀个人随便一扔,估计一两年时间都不会被人发现。”

    众人都笑,聂喆也在笑,不过他一直在留神打量周围的环境。时冉扫了聂喆一眼,笑道:“现在应该好的多了,实验所的员工来上班的话,一般都住在哪呢?或者都是自己开车来上班?”

    聂喆眉毛一动,低下了头,李教授不疑有他,爽朗的答道:“实验所的隔壁街道就有新开发的小区,已经完工了,虽然很多房子空着,但是也有不少人住了进去。我们这边很多刚毕业的学员都会选择在这些小区里面租房子,距离单位很近,上下班都方便。”

    时冉和聂喆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眼,心想这就方便多了。

    以两人的计划,原本就是打算在附近找一栋不显眼的住宅长期的租下来,再利用镜像空间的“传送门”原理,使得聂喆就以那个住宅为“回城点”,自己在镜像世界当中前往重力室去进行训练。

    汽车一路开到了实验所的门口,在进第一道门的时候,聂喆就看到了有武警战士在门口值班站岗。

    李教授出示了证件之后汽车缓缓的开入,这是一处很大的实验所,根据李教授的说法,这间实验所占地三十平方公里,包括一个高达三十七层的大型实验楼以及数个中小型的试验厂间。在实验楼旁边的一个大小约有一个足球场一般的鸟蛋型的建筑物,就是集成了全世界最高科技水准的,完全独立的重力实验室!

    “林娜姐,这些飞机是做什么的?还能用吗?”聂喆指着实验室外面的几架已经破旧了的中型飞机道。

    “这些就是最为原始的重力实验室。”

    “啊?!”

    “林娜说的没错,这就是最早的重力实验室,”时冉在一旁道:“早期的失重模拟就是通过这种失重飞机来模拟的,通过飞机进行抛物线的飞行,每一次形成15秒到40秒钟左右的失重空间,使宇航员们体会失重的环境,比如在这种环境当中脱衣服、吃饭、喝水、写字等等。你可别小看这些基础的动作,你真正体验过失重环境之后就会知道,平日里你很轻松做的动作,在失去了重力的环境下会变得异常艰难。”

    “我知道我知道,”聂喆连忙道:“我在杂志上看到过,说是美国航天局为了寻找一种能在太空中写字的笔,煞费苦心,因为钢笔、圆珠笔都没办法在失重的状态下使用,还悬赏多少亿的美金。最后据说是一个小学生给美国航天局寄了一根铅笔说:这个试过了没?”

    这话说完,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李教授摇头笑道:“故事里面说的倒是对的,一般的笔无法在太空当中使用,最早期的太空笔也的确就是铅笔——前苏联的宇航员就是用铅笔的,不过小聂啊,这个故事其实是假的。”

    “啊?”难得卖弄了一下的聂喆瞬间尴尬万分:“假的?”——他忘了是在哪个杂志上看的了,不是《读者》就是《青年文摘》,怎么会是假的?

    时冉爱怜的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个故事其实本来的意义是想告诉大家,有些很复杂的东西其实有非常简单的解决办法,我也听过这个故事,只不过这些都是编出来的,小聂喆啊,平日里这种故事跟朋友说说吹吹牛也就算了,在李教授这种专业人士面前,你还是献丑了哦。”

    聂喆尴尬的抓着脑袋,林娜笑着打圆场道:“咱弟弟才高中,知道这个故事也已经不错了。何况这个故事其实传的很广的,传着传着,很多人就信以为真了。事实上是这样的,在航空时代到来的时候,的确美国太空总署是为太空笔很是犯愁了一段时间,刚开始使用的太空笔,也的确就是铅笔。可是铅笔也有铅笔的坏处,你要知道铅笔芯是很容易断裂的,一旦断了,在失重的状态下就会漂浮,会飘进宇航员的眼睛、鼻子当中,甚至,还会漂到一些电器设备当中……小弟,你知道铅笔芯的主要成分是什么吧?”

    “石墨!”

    “没错,石墨是一种导体,进入电器当中会引起设备的故障甚至是短路,而且,在纯氧的状态下容易燃烧,所以并不安全。后来,圆珠笔的创始人保罗·费舍尔就出资研究开发了真正意义上的太空笔,舍用密封式的气压笔芯,上面充有氮气。这种笔就是如今大家都在使用的太空笔的原型了,不光是在太空当中使用。因为这种笔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太过强大,可以在任意角度、任意环境下书写,寿命长,不容易损坏,所以现在如特种部队、探险队一类的户外人员,都喜欢用这种笔。”

    林娜笑着从白大褂中掏出一根笔递给聂喆:“说实话,比起那些昂贵的钢笔来说算不得多贵,就算是杨利伟用的,一根也就才一千多块钱,这根笔是姐姐的收藏,现在送给你好了。”

    “啊!”聂喆惊喜的看着面前这根银白色的漂亮的太空笔,“那怎么好意思?”

    李教授在一旁笑道:“你就拿着吧,这支笔可没有一千块钱,只要三百多,在我们研究所里面,这种太空笔还是很多的,算是你这次来我们这里参加试验的一个纪念吧。”

    看到时冉也笑着点头,聂喆只好将笔收下,几人一起进入了实验室。

    有了外面很严密的守卫,实验室当中倒是没有站岗的士兵了。聂喆先是跟李教授一行人来到了控制室,看到满屋子的仪表盘就有些晕。

    “这里就是楼上的控制室,”林娜介绍道:“其实如果一切设备运转正常的话,控制室当中完全都不需要有人,一切都是智能化处理。你看这些表盘,左边一部分是对重力场制造机械的自检设备,右边这部分则是对实验者生理状况的检测设备。中间的总控台是负责调配下面每个试验房间的重力场倍数,我们的重力制造系统,最高可以制造出大约15倍左右的超重地带,也可以制造完全失重的状态,并且一直保持。这种技术,是国际上最为领先的。”

    聂喆连忙鼓掌,他注意到控制室里有很多的监视器,监视器当中的就是实验室的各个房间。这些房间当中有的空无一物,有的却好像是健身房一样有许多的健身设备,如哑铃、沙袋等等,甚至还有两个很大的房间,竟然是一个小型的足球场和篮球场。

    “这些是内脏、血压和脉搏的无线监控发射系统。”跟着时冉和林娜到了下面的准备室,两人一起七手八脚的在聂喆身上贴上一些好像薄片一样的东西,林娜解释道:“以为高重力的符合之下,人的内脏会第一时间感到不适,并且会慢慢的去熟悉适应这种环境,所以为了保证实验者的健康,这些东西是一定要带上的,贴上之后,我们在控制室当中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你身体的各项指标,一旦逼近警戒线的话,会立刻中断试验,所以你放心吧,很安全的。”

    “谢谢林娜姐姐。”聂喆用心的记下每一块贴片所在的位置,笑着答谢。

    “嘻,小家伙真结实。”林娜故意在聂喆胸口摸了一下,得意的笑道,聂喆一脸的无奈——哎,又是一个乐忠于调戏小正太的腐女。

    时冉笑骂:“你这色女,别来调戏我弟弟。”

    “嘻,吃醋啦?”

    聂喆摸着鼻子:“两位姐姐,一会我在实验室当中要做什么?”

    “就像你在平时生活当中一样,”时冉道:“你首先是要适应新的重力场,用我教你的方法,凝神静气,以保证自己在新的重力当中可以像现实生活中一样,我们会在上面观察你的各项指标,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会通知做一些比较剧烈的运动,你可以打一套拳之类的,总之,重力场的试验就是观测实验者在高重力的环境下如何适应的过程,以及适应的途中内脏、脉搏、神经的变化,至于你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

    聂喆点头表示了然,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一米八多的壮汉,上身贴着跟聂喆一样薄片的壮男站在门口,道:“林娜,让我们突然提前开始重力场试验的,难道就是这么一个小家伙?!”

    ………………

    又更新鸟……话说之前竟然忘了这么一回事,因为有段日子没上**了,一上,呵呵,发现还有很多兄弟在支持的!

    好,再扔个几十章……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最终镜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疯狂冰咆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七章、志同道合-镜像疯狂sans,最终镜像,十月阅读并收藏最终镜像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