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计较表跳到75.8的时候,出租车终于在一个湖边停了下来,这时候湖边早就站了许多的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牛文小说~网看小说)一看到有出租车停下来,立刻就有人上来观看,一看到是安宁,立刻就有一个带着眼镜挺斯文的年轻人殷勤的帮忙开了门,抢在安宁之前就将出租车费给结了。

    「安宁小姐,您终于到了。」年轻人掏出一张名片递过来笑道:「我是这家游轮酒店的经理,我姓黄,您上次来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

    「哦,我记得你。」安宁礼貌的接过名片,上面写着xx游轮美食城经理黄立阳,问道:「许叔叔呢?」

    「老板刚刚在船上帮您挑选晚上的食材,哦,他来了。」

    聂喆这时候正好下车,看到眼前的场景,忍不住「啧」了一声。

    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啊!

    眼前是一片几乎望不到边际的大湖,夕阳西下,渔歌唱晚,一条条小船正泛波与金黄色的夕阳之下,晚风吹过,让人心旷神怡。而湖边则停了几艘不算太大,但也颇具规模的游轮,正面一条游轮是其中最豪华的,足足有四层,闪亮着灯火。相比起这一条大船,周围其他几条游轮就有些相顾失色了。

    聂喆深吸了一口气,就听到电话里那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大胡子的中年人快步从浮桥上走过来:「宁小姐,您可算来了,我平日里左等右等,眼看螃蟹就快过季了,心想您怎么还没来吃,这下可好,我特意为您选了几只最大的,今天得好好招待您一下!」

    安宁微微一笑:「许叔叔好,这段时间是因为学习太忙,好不容易才凑空过来。」

    「宁小姐高三了对吧?」大胡子爽朗的笑道:「高三是忙,不过宁小姐学习成绩那么好,偶尔歇一歇也是无妨啊!」

    这时大胡子看向聂喆,伸出手:「您就是宁小姐的同学吧,欢迎欢迎!」

    聂喆有些受宠若惊,安宁在一旁淡笑道:「是啊,他欠我一顿饭,所以今天要他来这里补上。」

    聂喆尴尬的抓了抓头发,像这种地方,想必消费绝不会低,平日里他想都没想过来这里吃饭,更别说是请人吃饭了,大胡子爽朗的笑道:「宁小姐跟朋友能想起来我这里吃饭,就是我的荣幸,今天晚上自然是我请!」,这时候后面几辆出租车停下,一些看样子像是学生的人从车里钻出来,看向这边这么多人,有些犹豫,大胡子皱了皱眉:「这些就是想为难我许大胡子今天贵客的家伙吗?好大的胆子啊!宁小姐,您先跟您朋友一起上去,这里我来解决。」

    安宁笑了一下,聂喆连忙道:「许老板,都是些学生的小矛盾,不是什么大事,赶他们走就行了,反正他们追到这,也被我放了笔血了。」

    「叫什么老板,叫叔叔!」许大胡子装着有些不快的样子:「你是宁小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在这里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哪家饭店老板喊人来吃饭还自己掏腰包的?」

    「呵呵,那就许叔叔!」聂喆笑笑:「一会得好好敬你一杯。」

    「那是一定的!小黄,带两位贵客到四楼包厢!」

    一旁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经理笑着走过来:「两位,请,走浮桥的时候请小心。」

    那边二中那群人下了车,一个个龇牙咧嘴的望着这边,尤其是十号,六辆车每辆七十六块钱,大伙儿好不容易才把车费给凑齐,眼下压根就没钱坐车回去了,可看着聂喆上了船,旁边还有那么多人,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花了那么多钱白白过来追一趟吧?!

    可就在这时候,就见到刚才很热切跟聂喆聊天的那个大胡子一招手,顿时岸边站着的三四十号大汉就冲了过来,一人一个跟提小鸡仔似的就提了起来,任由这些家伙尖叫不已,以为遇到打劫的了。可是任由他们怎么叫,旁边人看到了就当作是没看见——废话了,出手的这些人都是这里的伙计,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哪有帮外人说话的道理?

    许大胡子走过来,狠狠的骂了句:「竟敢跟踪宁小姐和他朋友,活的不耐烦了!都扔到湖里去!给他们清醒清醒!」

    「是!」一群手下们轰然允诺。

    顿了一下,许大胡子低声说:「扔到湖边就行了,看着点,别搞出人命。」

    不理会这边二中的这群倒霉孩子,聂喆登上了船,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叹道:「下蔡周边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我竟然都不知道!这里的湖怎么这么大啊,我从小就在下蔡长大,没听说这周边有大湖啊!」

    安宁淡淡一笑:「这是人工修建的,也是近几年才建好,现在还没有完全开发,据说将来要开发成一个水上乐园。」

    「绝对是够大了!」聂喆四处看了看,发现这湖面大的一望无际,建个水上乐园的确是不错,可惜那样的话就没有现在这般渔舟唱晚的风景了。「不过故意开凿这么大一个人工湖,是不是太奢侈了啊?」

    「这可不是故意开凿的,」安宁道:「这里本来是矿区,但是后来矿被掏完了,地表沉陷,形成了许多个塌陷区!」

    「啊?!」聂喆猛然回头:「塌陷区?!」

    安宁点头道:「下蔡周边的煤矿资源,前些年的时候非法开采的情况非常严重,像你眼下看到的这些,曾经都是一些小型的私人煤矿,他们的开发并不科学,也完全不讲究,就导致了许多地方的塌陷,完全不能够住人。后来是将这些塌陷区挖通,才形成了现在的大人工湖,又经过这一两年对环境的重新恢复,才有现在的局面,否则……这里现在还是荒无人烟的。」

    聂喆听时冉说起过她来到下蔡的目的,心中恍然,心想将这一片塌陷区变成*人工湖的杰作,应该就是安宁外公的企业来弄的,所以那个许大胡子对安宁才这么客气。

    眼看着现在这一片碧波荡漾的美景,聂喆实在是无法联想到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塌陷区的模样,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实在是太过严重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许多年前这里应该还是有很多住户,甚至是有村落的,可如今都已经沉在了湖的下方。

    随着安宁坐在了顶层的一个小包厢当中,打开窗户,晚风吹在脸上,虽然有些冷,但却很是惬意。聂喆忍不住感叹道:「要是这里不开发成水上乐园的话,在周边建一些别墅,住着肯定也很是舒服!」

    安宁失笑:「拜托,你以为这里是西湖?」

    「可这里风景的确是很不错啊!很有大自然的气息!」

    「也就是一般了,实在是算不上有多好,」安宁摇头:「而且下蔡这边,虽然因为矿产有很多的富人,但人家也不见得就愿意在这边买房子,毕竟距离市区太远,道路你来的时候也看了,有些路很窄的,不方便。这里主要是还没有怎么开发,如果开发成水上乐园的话,可以吸引周边的游客,从而带动这里的经济,可如果修成住宅区的话,恐怕没有人会来了。」

    聂喆尴尬的抓抓头,这方面他的见识实在是太少。的确要说美景他哪里见过什么,从小到大他都没怎么出去过。不过要是修成水上乐园,倒的确是不错,以后起码下蔡周边也能有个来游玩的地方了。

    两人陷入一阵沉默,这个时候其他人早已经识趣的退开,这间不大的包厢当中只有聂喆和安宁两个人。

    「喂!」安宁突然说。

    「嗯?」

    「今天下午的事情我还没原谅你呢!」安宁的话让聂喆一头冷汗,赶紧装傻:「什么事?」

    「哼哼!」安宁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看的聂喆一头的冷汗:「那啥,有话好好说,君子……不,女子也动口不动手!」

    「好!」安宁回答的很干脆:「我动口,手伸过来,不准叫!」

    聂喆警惕的看着她:「你想干嘛?」

    「伸不伸?」安宁也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太有失自己以往的形象与水准,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她这个一贯的公主也要小女人一把:「不伸的话我就跟许叔叔说……你想跟二中那些人一起下水游泳吗?或者……你现在就出去?我看他们还没走。」

    聂喆汗了一下,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这就是!

    那些家伙花了几百块钱跟过来,结果喝了一肚子的湖水,眼下正愁着没钱打车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自己要是出去,落在他们手里……那还不如到湖里喝水呢!

    于是聂喆小心翼翼的把胳膊伸了过去,可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你到底想干啥?」

    「干啥?」安宁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邪恶,抓住聂喆的胳膊:「惩罚你一下,给你留个纪念……不准叫哦!」

    「啊!唔……」聂喆的一声惨叫被他自己捂了回去,因为这个时候,安宁做了一件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这个小兔子精,竟然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聂喆当时忍不住惨叫一声,但随即捂住了嘴,他这时候已经有些傻了。

    安宁咬了他?

    他竟然被安宁给咬了?!

    这小兔子精不会是只真的兔子精吧?趁着本命年出来扮成美女招摇撞骗,然后打算活吃了自己?

    这个时候,聂喆竟然没感觉到胳膊上的疼痛,满脑子尽是胡思乱想。

    也难怪,如果聂喆自己不是当事人,如果有个男生说他被安宁给咬了,那么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的!

    安宁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别说在一中,就算放到隔壁的二中那也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高三五班的班花,银杏一中的校花,孤芳冷傲,气质高雅,面容天赐,成绩优异。虽然在才艺上名声不显,但那些很重要吗?她就像是一朵天山上的雪莲花,可远观而不可靠近,那股淡然超脱的气质,放眼一二中两校,或许有女孩的美貌可堪一比,但气质上却是独此一家,绝无分号!

    这样一个女孩,平日里与男生的交谈都不多,要说她竟然咬了一个男生,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所以聂喆也傻了,直到安宁松开小嘴,一副很满意的模样看着聂喆胳膊上整齐的那圈小牙印,然后掏出餐巾纸慢悠悠的擦着残留的一丁点儿口水的时候,聂喆这才惨叫了出声,抱着胳膊瞪着面前那个得意的丫头:「你属狗的啊?!」

    「哼,」安宁这个时候哪里有半分冰山公主的气质?得意的好像是只偷到了鱼的小猫:「那你是属恐龙的啊?」

    「呃?啥意思?」聂喆明显没跟上这丫头的思维。

    安宁很得意,就差摇尾巴了:「据说恐龙的神经系统反应非常慢,因为身体太庞大,尾巴被踩了以后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反馈到中枢神经感到疼痛。」

    聂喆翻了个白眼,使劲的揉着脸:「我在做梦,我在做梦……你真的是安宁?!那只小兔子精?!」

    「你说我什么?」安宁眼睛一瞪,聂喆后悔的差点扇自己一巴掌……小兔子精是他背地里给安宁起的外号,怎么嘴一秃噜给说出来了呢?!

    聂喆连忙转移话题,使劲揉着胳膊:「好疼好疼……你这丫头怎么咬人呢?!」

    「哼,先不说这个,」安宁眯着眼:「你刚才管我叫什么?!小兔子精?」

    「救命啊!」聂喆肚子里哀嚎,一阵疯狂的摇头:「没有没有,你一定听错了!绝对听错了!」

    「哼!」安宁哪有那么好糊弄?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盯着聂喆另外一支胳膊,吓的聂喆连忙往后坐了坐,再来一口的话他可就完了!

    不过这丫头下手,不,下嘴还真狠,胳膊上一圈整齐的牙齿印,还好没见血!

    「疼吗?」

    「废话!」聂喆有些恼火:「我咬你一口试试?!」

    这话一说,气氛突然就尴尬了起来。

    咬……呃,貌似这种事情很是暧昧啊,人都说打是亲骂是爱,那咬是什么?

    安宁的脸也有些红,她这时候也有些后悔了,自己竟然咬了他?这算是什么……自己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包厢当中这时候静的只有窗外传来的风声、水声,还有……两人的心跳声。

    安宁这时候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快到喉咙了!

    小心的看了聂喆一眼,安宁心如鹿撞,他不会误会什么吧?

    可问题是,都这样了还算是误会吗?!再怎么误会,也不至于上去用牙咬吧?

    「安宁?」沉默了一会,聂喆终于先开口打破了尴尬。

    「嗯?」安宁看着窗外,眼神躲闪,手里抱着饮料。

    其实安宁自己也知道,今天自己很不正常。跟着聂喆就两个人在这么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吃饭,这种举动在外人眼中看起来跟情侣约会有什么区别?可偏偏带聂喆来的人就是自己,提出这个意见的也是自己!

    从小到大,除了那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经历以外,安宁还是第一次跟男生在这种环境下吃饭。而她自己主动甚至说是心里愿意的,这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

    这种情绪,安宁自己都不太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有许多天没见到这个家伙有些想念?还是因为那个梦让她心绪不安?又或是今天中午比赛之后打架时聂喆将她挡在身后的景象与梦中重合?又可能是不愿意再看到他跑去打架……或者,以上皆有吧!

    人的情绪就是这样奇怪而又复杂,女孩子尤其是如此感性。

    安宁虽然平日里作出一副冰山的样子,但那也只是她的伪装,实际上她也就是个到了青春期,跟其他女孩子一样有着对爱情幻想的普通女孩。而似乎,融化了她那层冰山外壳的,就是对面这个平日里实在没什么正经,非常讨厌又欠扁的家伙……

    「安宁……」聂喆看着自己胳膊上的牙印:「你说我要不要去打狂犬疫苗?!」

    「去死!」

    又挨了一下的聂喆嘿嘿傻笑,其实他不是没想过今天气氛古怪和安宁古怪的原因,也不是没有想的更深一点……但是他实在不敢确认自己的想法,因为那似乎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安宁有意给自己提供一个机会来接近她。

    一想到这一点,脑中就响起一个声音:「癞蛤蟆吃天鹅肉!」

    哎,跟这丫头一比,自己似乎还真是一只癞蛤蟆。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安宁缓缓叹了口气:「聂喆。」

    「嗯?」

    「你还记得那天在市人民医院的事情吗?」

    聂喆当然记得!那天是他正好遇到盛謦的时候,也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神迹魔术师的身份出场的机会,也因为这件事情,后来遇到了时冉。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安宁看着他:「我突然想起来,那一天正好就是我们同桌的第二天吧?」

    聂喆抓了抓头发:「好像是。」

    安宁用吸管拨弄着被子当中的饮料,慢悠悠的说:「我们同学也有两年多了,你之前两年给我的印象并不深刻,但是,似乎就从高三开始,你变了很多,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聂喆强笑道:「那是因为你以前不了解我吧,要不是我们俩坐同桌,你哪知道我是哪根葱啊?」

    「现在知道你是哪根葱的人可是有很多啊,」安宁淡淡的道:「一夜之间成绩飞升,从全年级三百名左右一直冲进年级前十,而且此后就没有掉下去过,而且你给人的感觉也有很大的变化,似乎变的更自信、更成熟了,这些你都没有察觉到吗?」

    聂喆哑然,就听到安宁继续道:「现在想想,算算时间的话,似乎你开始改变的时间,就在跟我同桌起的那段时间呢?」

    没弄明白安宁是什么意思,聂喆尴尬的咳嗽两声,小心的说:「那可能是因为跟你坐在一起的原因吧?嘿嘿!」

    「但是你成绩的突然提升似乎跟我没多大关系吧?」

    「那是因为为了跟你坐在一起!」聂喆大义凛然!

    安宁白了这个家伙一眼,油嘴滑舌的家伙!但她心中也是犹豫,犹豫要不要把自己梦中的事情告诉他,直到现在,她还是没办法把这个油嘴滑舌的小混蛋跟救了他外公,拒绝了警方三十万奖金的神迹魔术师联想在一起。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聂喆决定由守专攻,无辜的问道:「你想说什么?我成绩突然提高不好咩?你是不是到现在还以为我是在作弊啊?」

    「我……」安宁被问住了,自己到底想说什么?想证明聂喆是神迹魔术师吗?那个神秘的魔术师,已经消失了很久了啊!

    第一次,安宁如此的心乱如麻,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之前那个黄经理的声音在外面道:「两位,菜好了,请问可以上菜了吗?」

    「哦,」安宁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连忙转移话题:「请进来吧。」

    聂喆优哉游哉的靠在椅子上,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刚才安宁的反应,很特别啊,没想到她有些惊惶失措的样子还真跟小兔子一般,十分的让人怜爱。

    门开了,黄立阳带着两个服务员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托盘。

    黄立阳走上前微笑道:「这是我们老板精选的大闸蟹,都是很新鲜刚蒸出来的,请问两位是要喝酒,还是来点什么饮料?」

    说话间,两盘蒸的金黄色的螃蟹就被送到了桌子上。

    聂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螃蟹哎,这可是好东西。

    不过随即聂喆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聂喆不经意的一扫眼,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从黄立阳身边两个正在上菜的服务生身上传来的……这两个服务生都是男的,年纪不大。聂喆仔细看了一眼他们的手,两人的手都很粗糙,虽然穿着衣服,但却能感觉他们都很强壮。

    怎么说呢,这两人给人的感觉,不像是服务生,而像是——打手。

    他们两人上东西的时候,显然是有些紧张,弄的盘碗碰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聂喆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前面那个笑的很是友善的黄立阳,心中忍不住一动。

    这时安宁淡淡道:「我们是学生,不喝酒,还是来饮料吧,来两听雪碧。」

    黄立阳微笑道:「请稍等。」,然后带着两个服务生出了门,聂喆敏锐的看到,最后一个服务生关门的时候,还特意往安宁的身上看了一眼,那个眼神,非常的不善!

    「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这段时间的训练让聂喆养成了一种危机感,他压低声音对安宁道。

    「没错,」安宁伸过头,也是压低声音:「他们绝对不是普通服务生,恐怕目标是我,聂喆,你快跑!」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最终镜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疯狂冰咆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一章、游轮酒店-镜像理论英文,最终镜像,十月阅读并收藏最终镜像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