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冥帝抵达沈青雉昨夜扎营的地方时吗,这里已只剩一堆扑灭的篝火。感情人家一大早就出发上路了,他竟扑了一个空。

    看着眼前这片荒地,冥帝气得直咬牙切齿。此时楚倾玄的嗓音从心底传来:“你何必白费力气。”

    对方嗓音很淡,却好似在嘲讽他一样。

    “呵,是她运气好。但逃得了一回,却逃不了第二回,迟早有她好受的!”

    冥帝这样讲,阴森森的看着地面留下的车辙印,他眺望远方。

    “说来也巧,看她们的行进路线,应该与我们一样,是想去那渭水郡。还真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她偏投!”

    说完这话,冥帝翻身上马:“走!若半路遇见沈青雉,格杀勿论!”

    冥帝一脸阴翳,每当提起沈青雉这个名字,他都恨的一脸狰狞。

    心底里,此时处于‘休养’状态的楚倾玄眉心轻蹙,他忍了又忍,最后仍是没能忍住地讽刺出声。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你就只知道打打杀杀,可与沈青雉相比,分明有更多比她更重要的事情。你我应该优先处理那些事。”

    “少为你自己的优柔寡断找借口。楚倾玄,你便是本尊,本尊便是你,然而善的一面全都留给了你,本尊乃是恶之所化。”

    冥帝嘲讽道:“你本质上就是一个懦夫,但本尊与你不同。人伤我一指,我当斩草除根!莫说沈青雉从前恶行累累,单说自从入赘后她所作所为,本尊便绝饶不了她!”

    楚倾玄沉默后,才以一种近似荒凉的情绪道:“你若杀她,我便抹杀你。”

    他若不摆出态度,天晓得跋扈任性的冥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们二人,本质上乃是一个,然而*的清清楚楚。

    较为仁义的一面留给了楚倾玄,理智也给了楚倾玄,冥帝更像天生的死神,他专司杀戮,他莽撞桀骜,为非作歹,想要的就必须想方设法的到手,所谓的自制自控则全是楚倾玄所负责的部分。

    换言之,这二人一个负责武力,一个负责智谋,当合二为一才是一个完整的人。只是二人的分歧实在严重。

    “你到底看上她哪里?那沈青雉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冥帝气愤填膺,这质问叫楚倾玄恍惚。

    他从前不愿承认,可事已至此,有些事,他骗不了自己,更骗不了相当于另一个自己的冥帝。

    他寂寥道:“我不愿冰释前嫌,可只要她一日善待我,我便也想善待她一日。”

    冥帝一哽,这姓楚的怕不是脑子有坑,他气得直哆嗦,“好好好,你可真不愧是蠢货!!”

    沈青雉乘坐马车进入渭水地界,一进入此地便能发现,此处十分荒凉,四处兵荒马乱。

    百姓流离失所,却全民尚武。哪怕是个年幼的孩子,也揣着一把上锈的小刀虎视眈眈,为了半个发霉的馒头,甚至可以毫无人性地自相残杀。

    这一切令沈青雉心情沉重。

    “此前在京中,见惯了繁花锦簇的一面,我没成想……”这西凉境内,竟还隐藏着这般疾苦的众生百态。

    赶车的人是孟擎,他尽忠职守,一边驾车一边警惕四周。听见沈青雉的感叹后,孟擎若有所思。

    “您这是慈悲。”

    沈青雉拧眉:“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天下大事与我等息息相关。此处灾民太多,一旦有人登高一呼,号令这些灾民起义,当事态扩大到一定程度时,波及京城也是可以想象的。”

    所谓繁华不过是过眼云烟,沈青雉的格局与常人不同,先有国,后有家,这乃是大义与情怀。然而渭水灾情让她看见西凉沉疴久病的一面,她既生活在此处,便由衷地希望这个国家能安好。

    “若有可能,我想帮一帮他们……”她这样自语。

    孟擎眼光一闪,沉默了许久,才回头看向身后的马车。但因车帘挡着,他无法看见沈青雉表情如何。

    可,关于沈青雉的‘事迹’,恶毒的一面远大于好的一面,他也曾有所耳闻。

    自从见到沈青雉,他所表现出来的忠诚,与其说是臣服沈青雉,不如说是在其位谋其事,是看在武安侯府的面子上,是因沈青雉作为侯府嫡女的身份,所以才礼遇于她。

    然而此刻,孟擎心中某些东西产生动荡,但这种变化仅仅一瞬,就又被他重新压回了心底。

    ……

    渭水饥民无数,自从进入渭水境内后,沈青雉这一波人连续遭遇了十几起打劫,有一些是土匪强盗,也有一些是当地百姓自发组建起来的民兵,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其中甚至还有许多没长大的孩子。

    当然无人得逞,她这边底牌众多,明面上的护卫,暗地里的兵力,皆不可小觑。

    进入城池后,街道脏乱,但比郊外要好上几分,沈青雉一行人在栈落脚。

    “孟擎,你派人去查查蟒山那个土匪窝点。之前父亲曾休书一封,声明他被困蟒山,咱们行事小心,如今敌明我暗,切记打草惊蛇。”

    孟擎按沈青雉吩咐做事,领了命令便暗中召集些人手,又将这些人手分派了出去。当天晚上便有消息传回。

    “大小姐,恐不乐观。咱们的人经过打探,得知侯爷已于数日前逃出蟒山,眼下蟒山那边的人也正在寻找侯爷二人的行踪。”

    沈青雉蹙眉,“我觉得这事有些奇怪。首先……蟒山那边的土匪,之前生擒了父亲与姨娘,可那些土匪目的何在?”

    她相信这件事里应该有个完整的逻辑链,按理来讲,对方是故意留活口,所以才没要父亲二人的命,否则武安侯与媚姨娘绝对撑不到如今。

    那么留这个活口又有什么用?是为了求财?可若是求财,又为何不见那些绑匪勒索侯府?

    沈青雉想不明白,但当下比起这个,她更加在意武安侯二人的安危。

    与此同时。

    “侯爷,您撑着些。”

    密林之中,媚姨娘与武安侯乔装打扮,二人穿的是粗布*,并且还进行了易容,五官与脸型得到修饰。看似貌不出众,宛如寻常普通的山中农户。

    武安侯大半个身子靠在媚姨娘身上,他因腿上有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与数日前相比,他脸上多了条刀疤,精神也越发不济。

    “媚儿,你不如将我放在这里,自己一个人逃吧。”他腿脚不便,如今他已成为媚儿的负担,还不如减负,一旦舍下自己,媚儿逃命的几率将更大一些。

    岂料媚姨娘闻言大怒,她心性温柔,罕少会有这样怒气形于色的一面。

    “侯爷!还请您慎言!若媚儿舍下了您,便是往后死了,也无颜见夫人!”

    侯爷一怔,就在这时,一阵轰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起,声势滔天,宛若狂风呼啸,在远处掀起了尘烟。

    武安侯与媚姨娘一脸警觉,当二人循声一看,就见打头的,乃是一名红衣人,对方脸上戴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面具,却有冲天的锐利与邪气。

    武安侯惊讶:“是他!??”

    他见过这红衣!

    :..>..

章节目录

穿书后,我把反派养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杜知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2章 地狱无门她偏投,穿书后,我把反派养娇了,十月阅读并收藏穿书后,我把反派养娇了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