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坐在璀璨的星空下,  仰望头顶那片迤逦而去的漫天星河。

    “每一颗星子代表一个世界吗?”她好奇地问。

    昀旸拥着她的肩,与她并肩坐在星空下,“三千轮回界有上三千、中三千和下三千世界。”他指着那些星子,  “我们每次轮回,都会进入其中一颗星子,这里有很多我们已经轮回过的世界。”

    他回忆他们在轮回界的每一世,唇角含笑。

    这些都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记忆,亦是最珍贵的记忆。

    那么多世,  不管她不幸死亡后化身为活尸或恶魇,还是幸运地活下来,  直到离开那些世界前,他们都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过。

    这是他们之间不受控制的互相吸引、互相靠近。

    叶落靠在他怀里,双手撑着下巴,  说道:“幸好我们戴了魂戒,  否则这么多世界,不知道要轮回到什么时候,  才能遇到你。”

    这话让他的眸色微微软和。

    他轻轻地抚着她的手指上的一个魂戒,  “这次多亏那位卫界主。”

    “是的,  等回去后,我会去感谢他的。”叶落点头,“到时候就不去污染他了。”

    昀旸已经听说过她是如何威胁卫观涯带她前往神墓的,不禁有些好笑,好笑之余又有些怜惜,  同时也十分难过于以往每个世界,自己竟然毫无记忆。

    如果他有记忆,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找到她,  不让她独自面对死亡,面对那样的困境。

    每次她不幸早死,都会让他心疼得难以抑制。

    或许转化为恶魇会很强大,可他仍是希望她能作为一个普通人,好好地活着。

    “这没什么。”叶落坦然地说,“你变成这样,毕竟是我害的,你是天神,我只是一个污秽的……”

    “别说!”昀旸捂住她的嘴,“别说这些我不喜欢的话。”

    这一切都是他的选择。

    作为天神,他本不应该动情丝,却在日渐地相处中,对一个本不容于世的生灵动了情丝,甚至放任秽气污染自己。

    他选择顺应自己的本心,既然不愿意封印她,放弃她,那只好封印自己。

    只是他没想到,她会千辛万苦地找过来,甚至为了不再伤害他,去了虚空之海。

    这些都让他心痛如绞。

    他当初会选择离开,便是不愿意让她进入虚空之海,九死一生地归来。他从来没想过要让她回报什么,甚至让她回应他的情丝。

    叶落拉下他的手,说道:“你不用自责,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谪仙般的男子微微偏首,喟叹道:“是我的错,我不应该……”

    这下子轮到叶落去捂他的嘴,她不怎么高兴地说:“明明是我先引诱你,害你动了情丝,堂堂天神之尊,被我拉下神坛,这是我的罪。你走后,我才发现我也动了情丝,这样咱们就扯平了。”

    她抿着嘴,“我在神陨之地等了你很久,你都没回来。”

    昀旸握住她的手,又说一声抱歉,心坎发软,难以抑制那份炙热的情感。

    世人皆将她当成污浊之物,不容于世,然而在他看来,她却是这世间的救赎,承世界之恶而存,为吞噬恶而生。

    这世间,天地可以造化,神灵可以殒灭,唯独她不能消失,她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有她,才能让泛滥的极恶秽气汇集于一处,不让极恶魔狱崩溃。

    这个道理,太过惊世骇俗,却是他在轮回中悟出来的。

    “我们什么时候回神灵界?”叶落突然问。

    昀旸垂眸看她,“你想回去?”

    “其实不太想。”叶落如实说,“轮回界很有趣,这里没有人会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玷污天神,我能和你一直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轮回界的生灵不仅不会骂她,还会祝福他们。

    若是在神灵界,他们一定认为是她玷污天神,会用异样的眼神看待他们,甚至认为天神自甘堕落。

    她不喜欢。

    昀旸正想说那就不回去,又听到她说:“不过我还是想你回去。”

    “为什么?”昀旸含笑问。

    叶落理所当然地道:“我要你重新回归天神之尊,让那些神灵知道,你是永恒不灭的!是不可替代的,你永远都是昀旸神君……”

    经过漫长的轮回,他被污染的神性已经恢复大半,虽然还有一些无法彻底恢复,但对于天神而言,影响不大。

    他完全可以回归天神之尊。

    昀旸听出了点意思,没想到她竟然有如此强的胜负欲。

    估计是他离开后,那些天神又做了什么,惹得她生出恼怒,并且深深地记在心里。

    这是要回去打脸那些天神呢。

    神君昀旸本质是个坐观云卷云舒、云淡风清的性子,因为神性被污染,诞生了不该有的情丝。

    情丝生欲念,欲念难平。

    他心里轻轻一叹,尔后失笑,说道:“那便回去罢。”

    时移世易,总归不同,他亦不再是昔日守在神域里的那位主净化的天神,此番回去,亦不可能再回归曾经。

    然而他却觉得如此极好。

    叶落高兴地与他十指交握。

    她看着他,“我的身体就在神墓里,你醒来时会看到我,你等我醒来。”

    昀旸笑着应一声。

    天神昀旸神魂归位,从神墓中苏醒。

    意识苏醒时,他下意识地展臂,将躺在身边的人揽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一道啧的声音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守在不远处的一名紫袍男人,明明只有仙人的修为,却能无视神墓深处的力量压制。

    只一眼,他便知道这紫袍男人的身份。

    “界主卫观涯?”

    卫观涯热情地道:“神君也知晓在下?真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要等到将来飞升神界,神君才会知晓我呢。”

    昀旸搂着怀里的人坐起身,目光清湛,“听落落提过,魔神也和本君说过你。”

    “你还见到魔神司昂?”卫观涯感兴趣地问。

    昀旸微微颔首,“轮回界虽然大,偶尔有几世也是有些交集,我们得以在轮回界恢复记忆,脱离轮回,也是魔神好意相帮。”

    卫观涯听罢,不禁感慨,“果然是逆天而生之子,三千轮回界根本困不住魔神,十方天神打的主意要破灭了。”

    他转而又道:“你们醒来之前,魔神和帝霖仙草已回归。”

    昀旸淡淡地听着,神色未变。

    “最迟千年,或者不用千年,魔神将会飞升神灵界。”卫观涯含蓄地说,“届时神灵界将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神君欲待如何?”

    昀旸唇角微勾,“本君不过是神性有污的堕神,如何能阻止?”

    这意思是,届时两不相帮?

    虽然魔神在三千轮回界于他们有恩,但以魔神的杀戮,能单枪匹马地杀上神灵界,根本不需要他们帮什么忙。

    倒是神灵界,肯定挡不住魔神杀进去。

    然而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正如昀旸所说,他现在是一名神性有污的堕神,难以插手神灵界之事,神灵界会如何,只能看魔神是否留手。

    卫观涯看了看他,说道:“神君看着并未像是神性有污。”

    看到睁开眼睛的天神昀旸,他几乎可以遥想那遥远的神灵界的神域之中那位天神昀旸,果真是世间极其明净的神祇。

    纵使神性有污,亦无法遮掩他身上的光华,教众生心生亲近之意,不由自主地想靠近。

    昀旸低头看向怀里的人,问道:“她何时能醒?”

    “还需几日罢。”卫观涯提醒,“她和你们不同,她是污浊的恶魇,虽非她本意,但她仍是在无形间会给世间带来毁灭,她要归来,自要受些苦。”

    昀旸心头微紧,不由搂紧了怀里的人。

    “不用那般紧张,她连虚空之海都能闯,这点不算什么。”

    卫观涯说着,站了起来,“神君既然已经苏醒,我便先走了,省得魇主醒来,又要威胁着污染我。”

    昀旸失笑,说了一句不怎么有诚意的抱歉,还有感谢。

    卫观涯摆摆手,“将来待我飞升神灵界,神君再谢不迟,届时神君请我去你的神域好好地逛逛作感谢罢。”

    “随时恭候。”

    卫观涯潇洒地离开。

    昀旸等了近半个月,叶落终于苏醒。

    醒来时发现自己靠在神君怀里,两人如爱侣般亲密地相拥厮磨,饶是在轮回界里与他什么都做过了,此时也忍不住心头一荡,有些羞赧。

    这是神君昀旸的真身,是那至高无上的天神,是明净无瑕的神君。

    她一个生于污浊的怪物,竟然真的将高洁的神祇拉下神坛,染上世俗的情、欲。

    这么一想,便难以自制。

    “怎么样?身体可有不适?”昀旸担忧地询问。

    叶落直勾勾地看着他,先是摇头,然后凑过去亲他一口。

    神君微微一怔,笑着抚住她的后脑勺,以一种神君完全不会有的激烈动作,将她纳入怀里,放纵深入。

    天神昀旸既已从封印中苏醒,神墓无法再困住他。

    除非他心甘情愿地被封印在此。

    这次,昀旸自然不愿意再被封印,他的神魂从轮回界归来,被污染的神性已经恢复大半,剩下的那部分可以压制,不会让他轻易失控。

    至于性情可能会受到污染的神性影响,倒是问题不大,可以当作偶尔崩一下人设。

    挺有趣的。

    直到被他带离神墓时,叶落还有些晕晕乎乎。

    神君果然还没好吧?不知道他被污染的神性有多少,以后会不会发作?如果再发作的话,他是不是又选择进入神墓沉眠?

    在叶落满腹思绪中,他们回到神陨之地。

    远远的,便看到那片飘泊于虚空之中的无根大陆,它被闪烁着明净神光的神灵阵笼罩着,为它抵挡来自隔壁极恶魔狱里秽气的侵蚀,以及来自虚空中的各种天敌。

    纵使如此,时间过去近十万年,神灵阵已经大大地缩减,能看到边缘处的荒芜和枯寂。

    叶落不由驻足,望着虚空中的神陨之地。

    她很少会站在这个角度观看神陨之地,以前是没必要,后来神君离开,她没那个心情。

    如今归来,恍如隔世,让她不免有些近乡情怯。

    虚空之中,神陨之地就像被遗失的珍宝,绽放柔和的光芒,吸引着那些生存在虚空之中的生灵靠近。

    昀旸低头看她,“怎么了?不想去神陨之地吗?”

    如果她不想,他可以带她回神灵界,不管她想去何处,他都能陪她一起。

    叶落摇头,说道:“我离开太久,久得都感觉有些陌生……”

    昀旸心下了然,“是因为神陨之地的植物被秽气污染,枯死了一批吗?没关系的,我可以让它们重新在神陨之地生长。”

    叶落垂下的嘴角慢慢地翘起来。

    她抬头看他,“可是神灵阵只有天神才能布下,如果你以后离开,等神灵阵的神力消失,神陨之地还是会被秽气侵蚀,慢慢地回归荒芜。”

    “那我一直待在神陨之地陪你,可好?”他温和地问,那双明净的眸子如春日的煦光,暖融融地在清澈的湖面泛起波澜。

    “我以后都不会离开了。”他许以承诺。

    叶落脸上露出笑容,再无顾虑,拉着他朝神陨之地而去。

    他们降落到神陨之地的边缘处时,一道警惕的喝声响起。

    “你们是何人?此地乃昀旸神君座下之神域,还不速速离开?”

    一道喝斥声从神灵阵内响起。

    叶落和昀旸同时转头,看到一个陌生少年,像只炸毛的猫儿,一双猫瞳紧张地盯着他们。

    叶落有些迷茫,这是谁啊?

    没等她开口,一道颤抖的声音响起。

    “神君?魇主?”

    只见神灵阵内,神侍跌跌撞撞地奔过来,满脸狂喜又不敢置信,就要跑出神灵阵时,猛地刹住脚步,警惕地看着他们。

    “你们是谁?伪装成神君和魇主有何目的?”

    虚空之中有一些拥有奇怪技能的生灵,会伪装成他们想见的人混入栖息地。

    昀旸望着神侍,语气清和,“神清,好久不见,你一直在神陨之地吗?”

    神侍满脸震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神灵阵外相携而立的两人,眼神看起来矛盾之极,既害怕又升起莫名的奢望。

    但是怎么可能呢?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神性被污染的神灵封印在神墓后,还能回来的,还能恢复清明!当初神君离开时,神性已经被侵蚀得快要维持不住理智,不得不离开……

    叶落是个不喜欢浪费口舌的,直接拉着昀旸走进神灵阵。

    神灵阵并没有阻挡两人,让他们得以顺利地穿过。

    这下子,神侍和那少年都瞪圆眼睛,神侍嘴唇颤抖,终于忍不住扑过来,扑到天神脚下。

    “神君啊——”

    他号啕大哭,哭得如此声嘶力竭,毫无形象。

    不说少年被吓住,像只猫儿一般浑身的毛都炸起,就是叶落也是有些懵的,她认识神侍那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哭得这么惨。

    她有些苦恼,转头看向昀旸,“我要不要去虚空深处弄些星核哄哄他?”

    “不必!”昀旸说,“随便摘朵花给他就行,他不挑的。”

    无人知晓某位神君此时的想法,星核是她专门为他寻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给其他人呢?就算是一直为他管理神域的神侍也不行。

    如果神侍需要,他可以亲自去取。

    叶落没多想,随手摘了束星辰花递给神侍,说道:“你不要哭啦,给你一束花,高兴一下。”

    这熟悉的一幕,让神侍不禁想起当初刚认识她那会儿,然后哭得更大声了。

    叶落面无表情,似乎不太懂,他怎么反而哭得更厉害?

    还是昀旸道:“别哭了,你再哭我们就走了!”

    神侍赶紧拽着星辰花,抹去脸上的眼泪,不好意思地说:“神君,魇主,我这是喜极而泣,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没想到你们真的回来了。”

    他就像梦游般,捧着手中的花,跟在两人身后。

    突然,神侍低头看向怀里的星辰花,有些惊异。

    星辰花是魇主摘给他的,以往她摘花哄他时,那花到他手里,都快要枯萎,如今这花和刚摘下来的一样,娇艳欲滴,毫无枯萎的痕迹。

    “所以,我这是在做梦吧……”

    要不然,这花怎么都不枯萎呢?

    昀旸好笑不已,“落落去了一趟虚空之海,她已经学会如何收敛身上的极恶秽气,不会再任它随意溢散。”

    神侍再次震惊地瞪大眼睛。

    他明白这代表着什么,“魇主岂不是可以想去哪就去哪,再也不用被困在神陨之地?”

    其实说是被困在神陨之地也不合适,是她心甘情愿地留在神陨之地,画地为牢。

    能让一个本性为恶的恶魇做出如此决定,如果这都不算爱,那是什么?

    神陨之地变得热闹起来。

    叶落发现,神陨之地的神灵阵虽然缩小,但这里比当初自己离开时更热闹,多了不少生灵。

    “这是当初你们救回来的那只有梁渠血脉的黑猫,你们还记得吗?”

    神侍将少年推过来。

    少年紧张地看着他们,乖乖地行礼,“神君,魇主!”此时哪里还有刚见面时那炸毛的模样。

    叶落很惊讶,“这么快就化形了?”

    神侍笑道:“不快啦,他有梁渠的血脉,也是神兽,神兽化形比一般的灵兽要快的,其实也是化形不久。”说到这里,神侍就有些伤感,“当初你们离开时,梁渠还没有开灵智,等他开灵智后,你们都不在,他自然也记不得你们……”

    梁渠鼓起勇气问:“神君,魇主,你们以后还要走吗?”

    得知这两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梁渠心生亲近,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好好的。

    这十万年来,他一直守在神陨之地,和神侍一起等待一个无望的结果,不是不能离开,而是不愿意离开。

    昀旸温声说:“走还是会走的,我想带落落去看她想看的风景,等我们累了,我们会回神陨之地休息。”

    叶落道:“神陨之地隔壁是极恶魔狱,我不可能离开太久。”

    她是恶魇,天生就是极恶秽气的容器,只有她在,才能镇压那些极恶秽气,这是她的责任。

    神侍高高兴兴地去给叶落烤鱼,梁渠摘了不少神果呈到他们面前。

    这些都是神陨之地的产出。

    他们将神陨之地打理得非常好,并未因为主人离开让它荒废。

    两人在神陨之地逛了一圈,昀旸开始修补神灵阵。

    叶落坐在一旁,吃着神侍送上来的烤鱼,是记忆里的味道。

    “这些年,有谁来过神陨之地吗?”她询问道。

    神侍道:“您离开后不久,有天神过来,不过他们发现您已经不在,很快就离开……”

    至于其他误闯的虚空荒兽之类的古兽,有神灵阵拦着,对神陨之地的威胁并不大。

    等昀旸修复完神灵阵,叶落给他递一条香煎小鱼干,突然想起她的猫。

    “昀旸,我想我的猫了。”

    昀旸看她一眼,变成一只猫跳到她怀里,用自己毛茸茸的脸蛋蹭了蹭她。

    叶落欢喜地将脸埋在猫猫的肚子上,抱着他走进宫殿。

    后面的梁渠说:“我也能变成猫啊,魇主为什么不抱我呢?”他有些迷茫,“你以前说魇主不抱我,是怕自己身上的秽气污染我,现在她收敛秽气,不会污染我,为什么她不想抱呢?”

    神侍怜爱地看他一眼,“傻孩子,你要是敢当着神君的面变成猫让魇主抱,小心神君将你丢出去。”

    “神君才不会!”梁渠坚定地说,“神君是十方天神中,听说脾气最好的一位,他不会做这种事。”

    神侍越发的怜爱这傻孩子。

    以前的神君不会,但现在的神君嘛……

    虽然他很高兴神君得以回归天神之尊,却也知道,被污染的神性不会彻底地恢复。

    只要不会让神君彻底地失控,他可以自己压制被污染的那部分神性,并不会影响到什么,他依然是那位天神昀旸。

    就是偶尔可能会做出一些和传闻不符的举动,无私而高洁的神,会多一些小性情。

    无伤大雅。

    叶落回了一趟极恶魔狱。

    离开近十万年,极恶魔狱里的秽气几乎溢散而出,她不得不在这里多待一些时间,吸收它们。

    叶落没有让昀旸进入极恶魔狱,“你不要进来,等我出去找你。”

    她不想看到他再被秽气污染。

    昀旸站在极恶魔狱前,担忧地看她,“可你一个人,会不会孤独寂寞?我想陪你……”

    神祇高贵无瑕的面容多了几分柔情和落寞,瞥见这一幕的神侍忍不住捂住心口。

    原来神君真的堕落了,情丝缠绕,化解不开,看样子他也不愿意化解。

    “没关系呀。”叶落不在意地说,“我知道你在外面等我,只要我努力多汲取一些秽气,让极恶魔狱不崩溃,就可以出去找你。”

    昀旸定定地看着她,语气温柔,“好,我等你出来。”

    昀旸神君这一等,便等了很多年。

    等叶落终于离开极恶魔狱,走进神陨之地,发现这里来了客人。

    她穿过郁郁葱葱的花木,来到青荷亭亭玉立的池塘边,看到坐在亭子里喝茶的客人。

    亭里的一名女子转头,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朝她挥手,“落落,我们来找你们啦。”

    坐在她身边的魔神矜持地递了一眼过来,“好久不见。”

    叶落走过去,坐到昀旸身边,接过他递来的茶喝了一口,惊讶地说:“你们飞升神灵界了?”

    “是啊。”迟萻笑眯眯地说,“听说你们在这里,我们就来找你们。”

    叶落哦一声,瞅了瞅他们。

    她记得神君说过,神灵界的神位是有数的,仙灵界的仙人想飞升成神,必须要等到神灵陨落。

    可是神灵不死不灭,想要等他们陨落何其困难。

    但魔神主杀戮,可以决定神灵的生死。

    当初十方天神之所以想方设法地阻止魔神降世,正因为如此,可惜他们失败了,便要承受魔神的报复。

    所以,魔神是不是在飞升到神灵界时,已经杀了一批天神?

    叶落的猜测很快就得到证实。

    迟萻说:“现在的天神殿由他掌管!”她指了指身边的魔神,“昀旸神域还保留着,你们想回去随时可以。”

    至于其他的天神,下场就没有那么好。

    叶落唔一声,“行啊,正好我这边的事完了,我们可以去神灵界逛逛。”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就去吧。”迟萻高兴地说,“到时候给你介绍我们的父母亲人,还有魔帝。”

    当即叶落拉着昀旸,兴冲冲地前往神灵界。

    昀旸笑看她,与她十指交握,说道:“昀旸神域缺少一位女主人,你愿意去吗?”

    “当然愿意啦!”叶落毫不犹豫地说,“你放心,我会帮你守住昀旸神域,以后谁敢欺负你,我打回去。”

    昀旸忍俊不禁,看她的眼神柔和而明澈,唯有眸心处偶尔有黑翳流转。

    情丝绕缠,心甘情愿。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每次都是非人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月阅读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0章 全文完,每次都是非人类,十月阅读并收藏每次都是非人类最新章节 伏天记十月阅读最新章节下载